【霜铁霜】如影相随 第十八章

“你确定就这么放任他们一起行动?”红发特工问道,即使那两具盔甲早就起飞并消失在远处,她的视线仍在那个方向停留着。

“还有更好的选择吗?”队长难得将问题抛回给她。

娜塔莎用沉默表明自己的态度。

 

她确信弗瑞对自己隐瞒了一部分事实,而它们恰巧掌握在史塔克的手里。那个男人比意料中表现得更为暴躁,却也冷静得可怕,他似乎在瞬间就接受了弗瑞这么做的理由,即使他露出被对方严重冒犯的表情。

 

毫无疑问,事情的关键点是洛基。

 

特工相信自己的直觉,那是在无数次生死之间历练出来的本能反应,这几乎算得上帮助她度过难关的一大利器。

她不是没有面对过洛基,那位神,曾疯狂又冷漠地注视着自己,苍绿色的眸子仿佛能透过她的身体看穿灵魂,罗曼诺夫庆幸那一刻有扇玻璃墙阻隔在他们之间。

她明显感到对方产生了变化,在他们又一次碰面时。娜塔莎隐藏在人群的角落里,视线若有若无地从他身上扫过去,这几乎算得上一次明目张胆的挑衅,但是洛基仿佛丧失了反应能力,对这一系列行为毫不在意。

他依旧是冰冷的,冰冷的面容,冰冷的气息,但是内里的某些东西却早已改变。娜塔莎看不出曾盘踞在他身上的气势,那玩意儿像是一团虚无的空气,在风吹过时连挣扎一下都不愿意,就这么随着气流烟消云散,留下一个仅剩躯壳的神袛。

他显得十分安静,安静地站在他的“监护人”——史塔克身后,目光涣散,毫无活力。他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停留在对方身上,即使凡人最为脆弱的后背近在咫尺。

感谢雷神,如果不是在面对索尔时产生的一点本能抗拒,她恐怕怀疑这是一个披着神族外衣的陌生人。

娜塔莎见过丧失信心的人,他们死气沉沉,眼睛里的火苗荡然无存,这是一种迹象,除非能在某种情况下唤醒他们,否则在你面前的只会是一具干瘪的行尸走肉。

 

另一个奇怪的人就是托尼,毫无疑问。

 

这个典型混蛋并没有意料中的肆无忌惮。想想吧,他手里攥着另一个神的性命,众神之父赋予他至高的权利,他完全可以变成一个新世纪暴君去做任何他想要洛基完成的事,他可以,而且在做这些事时没有人会去阻拦他。

至少娜塔莎不会阻拦他,而克林特恨不得贡献出自己的节操只是为了让托尼去狠狠踢对方的屁股。

这一切本该出现在他们的茶余饭后,成为大家聊天必备的谈资,但阔佬并没有满足他们。

他显得非常异常谨慎,仿佛在大脑中用神经打了一个死结,他梳理着自己的行为举止,言谈表情,这些细枝末节的事成为他的首要任务,好用它们来逃避眼前发生的事。

他受困于洛基,好像这场单方面胜利的战争中自己才是失败的那一方。

史塔克表现出一种难得一见的克制,他同样在压抑着自己的感情,这对平常人来说并不怎么稀奇,但是对于他却是极为罕见,佩珀大概无数次想要自己的疯子老板变得理智一些,而现在洛基帮她办到了这点。

 

有什么比一个突然冷静理智的史塔克还要来的惊悚呢?

 

“这个‘惊悚的史塔克’友情提示你们,他可以听到一切的对话。”发明家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

“你们再不来这个‘雪花堡垒’,我就要自己进去了。”

“托尼,等等......”

“好的好的,等你们。”

阔佬翻着白眼终止掉和史蒂夫的对话,抬手推开了面前的门。

 

他比其他人更早一些接近堡垒,除了最开始那个诡异的防护罩——现在已经被钢铁炮弹炸成了雪花片儿,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攻击。

“看来敌人也不全是埋头送死的笨蛋。”托尼走出盔甲,对贾维斯说道,“开启哨兵模式,以及扫描这里。”

“好的先生。”

 

空气似乎安静的有些诡异,对于一个恐【怖【组【织来说,这样的安排部署似乎并不符合常理。

 

“先生,我好像.....没办法完成扫描。”电子管家很快做出了反应,权杖发散的屏蔽磁场不仅存在于外围,它似乎还影响了基地内部,贾维斯无法判断出科学以外的信息,他像是被困在一堆杂乱无比的信息网中,到处都是通道,到处也都是死路。

“我以为弗瑞说的是假话来着。”发明家扫视着昏暗的空间,有那么一会儿他像是陷入了某种思维宫殿,但很快,他就转身朝着另一副盔甲走去,抬起手敲了敲那个无比熟悉的金属面甲。

“我想你大概要活动活动你的魔法手指了。”探索家对神族说道。

 

洛基并不觉得自己会在战场中派上什么用场,他躲在曾经自己嘲笑过的铁皮罐头里,像一条反应迟钝的电子犬跟在凡人身后陪他玩着探险游戏,如果史塔克需要,估计他会使劲抽搐着鼻子四处搜寻。

事实上他正在做着类似的工作,即使被限制了能力,可是对于魔法,洛基有着极佳的天赋。他只是站在那里就能感受到来自魔力的召唤,这是印刻于他骨髓中的东西,令人嫉妒的可怕。

他是个天才,绝佳的魔法天才。

从洛基第一次挥舞着手指开始,这股神奇的能量就开始伴随于他的身旁。无论索尔多么不愿意承认,可他依旧得为自己的弟弟鼓掌,作为一名学渣的雷神难得会在某个方面陷入窘迫。

那些浅绿色的光芒混合着耀眼的金色,像是一层神秘又曼妙的薄纱包裹在他的周围,沾染出星星点点藏匿于他的眼眸之中,它们在施术者的指尖翻飞旋转,寻找着下一个目的地当做停留的地方,这些地方多半是出现在神的眉梢,鼻尖又或者唇角。

没有人会不喜欢美好的事物,连一簇魔法都会遵循着本能去停留在它所喜欢的地方,那些细碎的光亮宛如苍穹星辰,而他就是宇宙的中心。

 

然后这片宇宙陷入了黑暗,意料之中。

 

“嘿,冰雪女王,感受到什么了吗?”托尼微微凑近了一点,如果他再不出声提醒,或许这尊仙宫雕像将会一直伫立在这。

凡人热衷于一切给神起外号的机会,洛基知道这是某部迪斯尼动画的主角,挥挥手就能飘洒过一片暴风雪。他宁愿自己是那个女王,将这个不停朝自己眼前凑近的人类给冰冻起来,最好还能加上一尾盛开的孔雀尾巴。

洛基看着他,微微侧了侧脑袋,指着脖子上的金属圈,意图很明显——他没办法带着这个和魔法产生联系。

“哦豁,我们讨论的话题可不包括这个。”托尼在胸口用手臂做了个交叉状,一个特大型号的×。

洛基当然不指望他能这么顺利的听从自己摘掉抑制器,但他就是想去试一试,这么多天的相处让他对凡人有了全新的认识,里边恰好包括着一条心软——某种意义上的。

即使被抑制器控制了魔法,但神仍然可以感知到空气里的轻微波动。那些漂浮其中的细小颗粒,在随着每一次呼吸开始移动,它们沿着光的方向形成一股漩涡,带着诡谲奇异的色彩从四面八方流动着。

他在被一股熟悉又陌生力量所吸引,那种曾经诞生于某个宇宙缝隙,又被赋予在他身上的力量。

这情况他太过熟悉,作为一个——这里必须做一个重音——前魔法师,洛基马上判断出他们要来寻找的东西是什么。

 

权杖。

又或者是宇宙魔方。

 

那个泰坦人曾将它当做一种承诺依据交到自己手上,试图利用这位小神去完成自己的计划,只可惜洛基犯了个错,他过分轻视的蝼蚁汇集在一起,狠狠地在他的靴子上咬出一个大洞*

这样的认知令神产生出一种不太好的感觉,他仿佛再一次被拉回到那个被黑暗荒芜包裹的星球,臣服在别人的脚下乞求着一丝生机。那是被虚弱与无助附着的自己,在抹去了那些华丽的称呼之后,他在别人眼里也只是一个渺小的生物。

 

一如他眼里的中庭人类。

 

恐惧与惊慌成为陪伴他的新朋友,在冰冷的空气里穿梭来回。他原本是不应该怕冷的,可是就像所有故事情节里描述的那样,情绪会控制着你,让一些原本不会发生的感觉爬满你的身体。他开始变得脆弱,长时间保持高度警惕的状态令洛基疲惫不堪,但是剧情不会因为他的问题而停止,那些面容丑陋的齐达瑞人总是会时不时跑来刺激一下自己的神经,仿佛这样的举动可以帮助这位远道而来的“客人”保持清醒。

但是洛基只感受到了困倦,他日复一日将自己禁锢在那些暗无天日的回忆里,既想要逃离,又不想放弃受过的屈辱。

他从来都是个矛盾体,他简直就是矛盾的中心。

洛基突然感受到了曾经的恐慌感,那些不曾属于他的奇怪情绪仿佛可以顺着记忆一点点爬过来,手脚并用的攀附在他身上,争先恐后地沿着毛孔钻进他的五脏六

 

“嘿,你怎么了?”托尼略带惊讶的表情出现在神面前,他们离得并不远,怎么想洛基都不应该出行这种反应才对。

他应该抓住他才对,这个凡人。洛基开始混乱的大脑挤出这样一个念头,他下意识地想要靠近史塔克的位置,张开怀抱牢牢地将发明家圈在里边。这是痛觉魔咒赋予他的本能,竭尽全力去保护对方。

 

爆炸从他们身后开始蔓延,托尼还来不及反应眼前的情况就被飞扬的灰尘堵住了视线。

 


他感到自己的灵魂正在被打碎,每一片都变成了轻飘飘的羽毛,飞舞盘旋在他的躯体之外,围绕着形成一个圈,然后四散分开。

强烈的延迟感在操控着他的神经,他听不到耳边响起的声音,也感受不到身体遭到的打击,他只是觉得有张网在紧紧包裹着自己,紧到让他喘不过气。托尼无力挣扎开着一切,只能任由那张网继续包裹着自己。

那些掉落的碎石成为阻隔视线的最佳利器,它们组成一道密不透风的墙,将周围切割成一道道细碎的空间,埋藏住那些耀眼的光亮转而将一切吞噬于黑暗中。他看不到眼前发生的一切,铁锈味从喉腔漫出拉扯住他的仅有的注意力,那些暗红的液体浸润着人类的嘴唇,湿漉漉的仿佛亲吻留下的痕迹。

 

他应该是受伤了,但是为什么全身上下感受不到一丝疼痛?

 

他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也不知道此刻所处的情景,爆炸似乎令他陷入到一种短暂的失忆状态,大脑的空白让他变得迷茫无措,他迫切地想要从眼前的黑暗里挣扎出去,努力想要从混沌的状态里拉扯出一丝理智,但却毫无方向。

他变得更加迟钝,更加缓慢,每一根神经都开始分崩离析,每一块肌肉都开始颓废萎靡,他找不到突破牢笼的办法,也找不到光明指向的目的地。麻木与空虚占据着现在的大脑,爆炸所产生的后遗症成为他现在仅有的意识。

那张网依旧在牢牢地包裹着自己,恍惚间他发觉自己好像遗忘了什么,就像曾经出现在梦里的那样,同样的黑暗,同样的寂静,同样的废墟之下,唯一不同的是没有那道身影。

 

那是谁?托尼在问着自己,剧烈的爆炸声依旧回荡在他的耳朵里,他不是没经历过爆炸,从阿富汗开始,这种陌生又熟悉的感官体验成为他生命中无法抹去的存在。但他依旧察觉出些许的区别,他感受到了一切爆炸后应该产生的情绪,唯独不应该有一丝心安。

有那么一会儿他仿佛觉得自己正身处于马里布,在那遥远的海景别墅里做了一场噩梦而已。但是很快,他就意识到问题的所在。

 

他身上包裹的不是网,而是洛基的身体。

 

他突然猛烈的咳嗽起来,血腥味此刻已完全占据了他的口腔,他甚至觉得洛基的脸上也全是自己的血。

他挣扎着,试图从那个怀抱中逃离,反应堆发出的蓝色光芒成为黑暗中唯一的光源,照耀在神的脸上。那些蓝色略带活泼的跳跃停留在对方的脸颊上,睫毛上,嘴唇上,在沉寂中细细地描摹着他的轮廓,形成一幅诡异又美丽的画面。

 

“洛基?斑比?”托尼轻声叫着,有那么一会儿他似乎已将默认了洛基死亡的事实,但是很快,从神族鼻腔传出的呼吸声提醒他,对方还活着的讯息。

 

他应该庆幸此刻压在他们上方的不是一块完整的天花板,而是一个坚固的三角形,这个破损的墙角幸运的成为了他们最后一道防护线,将两个人完美的笼罩在其中。

直到这时,他才发现自己一直屏着呼吸,托尼张开嘴巴喘着气,试图从这个情况里找回丢失许久的判断力。

他依旧没能从那个怀抱里挣脱出来,神族的力气很大,他迟缓的想起洛基和索尔一样,同样是属于地球以外的神奇生物。

现在他正以一个全方位被保护的姿势呆在对方的的手臂之间,如果没有这层防护,估计眼下的托尼·史塔克应该就是一块烤熟的牛排。但他此刻毫发无损,非要算的话,也只是掉落中被牙齿磕破的嘴唇。

他不确定自己是否真的没有受伤,契约的另一名缔结者并不愿承认魔法带来的好处,但他还是在心里骂了一句脏话,以此来感激这玩意的伟大。

洛基紧贴着他,他的头颅压在凡人的肩膀上,那里有个绝佳的位置让他把自己镶嵌其中,到目前为止神依旧处于昏迷的状态,托尼不确定他是被砸晕了还是因为自己的缘故所以才久久不醒,但不管是哪一种,他都不能忽视对方所做的一切,不管他是否自愿。

 

这的确是一件很艰难的事,试想一下让那个史塔克去心怀感激,他能怎么做?

佩珀·珀茨已经无数次体会到了他这种感激,她应该发誓自己再也不想要拥有第二次。

 

属于神的呼吸轻扫过他的脸颊与脖颈,麻酥酥的,激起一片细小的疙瘩,他们靠得过于亲密,托尼怀疑自己一侧过去,就会碰到对方的脸颊。

事实上他的确这么做了,凡人活动着自己的手臂,将它们轻轻地搭在邪神的后背,形成另一个完整的怀抱,然后他微微侧了侧头,这个绝佳的距离让他轻而易举地找到了对方的嘴唇。

 

我得帮帮他。托尼想着。

 

他慢慢地含住神族那略带干裂与粗糙的唇瓣,小心翼翼地在上边摩挲着,仿佛在进行一场严肃与庄重的仪式。灰尘开始顺着舌头钻进他的嘴巴里,但是托尼没有放弃,他只是轻轻地舔弄那一块小小的范围,努力地将它们变得湿润起来。或许此刻在他眼里,这压根算不上一个亲吻,只能算作是帮助对方远离被干燥杀死的捷径,可是托尼依旧舔的很仔细。

 

我得帮帮他,到最后,他的脑子里,依旧闪烁着这句话。



TBC.

————————————————————

来源洛基的台词:蚂蚁也没有招惹靴子。


————

首先对不起各位_(:з」∠)_更新晚了(好多)

为什么这么晚呢_(:з」∠)_

因为这个夏天多了很多有意思的东西,比如某部芒果与毛猴主演的网剧,是的,我掉坑了。有生之年除了看神夏以外,居然为了追剧开了两个月的会员,emmm

然后在朋友的强烈安利中,又去看了《全职高手》的动画,从此一发不可收拾,五天摸完了原著小说,天天看到凌晨天明,emmmmmm

看完以后,就默默掉进了一个名叫叶蓝的坑,从此一只脚踏在墙的那头,一只脚在随机旋转。

再然后,最近大火的某部后宫女子群像又拉了我一把,哎,令后大旗摇起来。

我就是个活体圆规吧大概。


等到一切回过神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八月中旬了_(:з」∠)_啊,人生就是这么奇妙

居然在这短短的两个月经历了一番爬墙出坑又默默回坑的大戏,想想还有点小刺激?


最后再感慨一句,居老师和白老师,真的是姓愚公,尤其是居老师,把我的欧美墙头铲成水泥地,不服不行。




评论 ( 28 )
热度 ( 65 )

© 天青等烟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