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铁】One Choker 第二章(普通人AU,小甜饼)

不可预计的变长,争取两章内完结


 ——————————————————————


冰块裹着毛巾贴在少年的额头,驱散掉刚才嚣张至极的热意,May看着他,目光略带责备,语气却满是关心。

Peter靠着沙发躺好,伸出手随意的挥着。

{我没事。}

“流鼻血的人又不是我。”婶婶说道,“这几天天气热,你要是中暑,还怎么帮忙。”她没给Peter解释的余地,三言两语就敲定他接下来的日程,“去休息,从明天开始。如果你实在闲不下来,那么去给stark先生当当导游,他今天还问我附近有没有什么地方可以钓鱼。”

 

钓鱼?Peter眨眨眼,他可一点都看不出对方会喜欢这么老气无趣的活动。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别担心,我会照顾好自己。]

少年起身抱了抱对方,再三保证自己会好好听话之后回到房间,将自己摔进柔软的床垫中,双眼瞪着对着天花板开始发呆。

 

他怎么会流鼻血呢?Peter依旧脸颊发烫。

Tony惊讶的目光太过明显,那一瞬间少年只想从地上找个洞钻进去。丢脸、糟糕两个词在他的大脑中轮番滚动着,加粗标红,Peter想要停止自己愚蠢的流鼻血行为,但指尖的血迹却越来越多,仿佛要从他的体内干涸流竭。

他企图用中暑蒙混过去,自己刚刚的表现活像个从未见过异性身体的处子一样,会因为对方随意的几下撩拨就变得面红耳赤,Peter的确是处男,但他不应该被一个年长的成年人撩出鼻血。

何况对方只是好心帮忙,自己却推开了他。

 

别讨厌我,别讨厌我。Peter祈祷着,他绝非故意,是冲动令他失去理智。算上前边,这已经是少年第二次在Tony面前尴尬丢脸,还有比这更糟糕的吗?

男孩在床上翻来覆去,他不知道自己要如何解释今天的行为,那一刻Tony似乎想要扶着自己回到室内,紧接着他意识到了什么,又将双手收了回去,转而帮他喊来了May。

 

Peter垂头丧气,那双焦糖色的眸子就这么从自己身上移开,而他讨厌这种感觉。

 

 

May说到做到,今天店里所有的活计都被两个新来的小子包揽了,他们兴奋地冲少年打着招呼,对这份差事表示心甘情愿。

婶婶的魅力依旧不减,Peter想着,他再一次整了整自己的衬衫,然后朝另一边的楼梯走去,敲响第三扇门。

Peter等了一会儿,里边才响起走路的声音,Tony睡眼惺忪地望着自己,一脸茫然,但他还是记得给对方问了个早,然后让开门。

 

“早......”成年人迷迷糊糊的说着,他比了个随意的手势,继续倒回床上,不一会儿又眯了过去。

Peter有些好笑,相处这几天,他发现某些程度上这个男人比自己还要来的幼稚孩子气。但这并不妨碍他的魅力,已经有很多漂亮姑娘来问过自己,住在他家旅店的那位客人究竟是谁。

他的确很吸引人,尤其是那双眼睛,不管对视过几次,Peter还是会在他看过来时心跳加速。

现在那眼睛正闭着,又浓又密的睫毛打下来形成一小片阴影,Tony微微张着嘴,呼吸声从里边传来。

年轻人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在鼻子又一次要发痒之前转开视线,跪在床边摇了摇对方。

 

“五分钟......”赖床鬼发出信号。

少年哭笑不得,他思索着,然后将手指放到男人的腰间挠动起来。

 

十分钟后,Tony Stark顶着鸡窝头一脸郁闷的走出房间,身后跟着一个坏笑的小鬼。

 

[你想去钓鱼?]Peter问,Tony看着他一脸惊悚,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

“那是为了给你美丽动人的婶婶留下好印象。”他拍着男孩的肩膀,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我只会吃鱼,以及出来度假,当然要去一些有意思的地方。”

 

Peter看他,什么叫有意思的地方。

 

 

七个小时后,当他们坐在市中心的酒吧里,少年终于明白对方的意有所指。

Tony完全变了一副模样,或许这才是他原本的样子——简单的休闲衣,挑逗的笑容,带着刚认识的女伴在吧台前调情。

Peter百无聊赖的坐在另一边,他还未成年,因此只能像个局外人一样喝着加冰柠檬水,偶尔会有几个身材火辣的女孩对着他吹口哨,但下一秒就会将目光牢牢黏在成年人身上。

那家伙就像一个魅力发射机,Peter敢打赌,如果目光能具象化,他肯定要被淹没在这里。

 

柠檬水喝完变成橘子汽水,Tony终于想起自己还有一个小伙伴,他从女伴身边离开凑到小朋友旁边,拍拍他的肩膀。

“怎么不去玩?”花花公子理所当然。

Peter瞪他,试图让成年人想起自己的年龄。

“你这表情让我想起一个熟人。”

金发、高跟鞋、高挑火辣的身材与白领装——他的好助理pepper potts总是用这个不赞成的表情看着自己。

Peter不知道pepper potts,也不知道什么小辣椒助理,他只知道Tony喝了很多酒,整个人醉醺醺的靠在吧台边和他说话,一只手还搭在自己的肩膀上。

“来,喜欢什么类型的,我帮你去搭讪。”

Peter继续瞪他。

“你不会没谈过恋爱吧?”男人瞪回去,“处男?”

 

少年想要把手里的杯子塞进他嘴里。

 

闹剧最后以Tony脚步虚浮作为结束,Peter揽着他,防止这个醉鬼摔倒。

成年人似乎想起了昨天的事,在少年想要搀扶他时缩回手臂,Peter心里一紧,手上却动作麻利地将对方架了起来。

他听到Tony在嘀咕着什么,那声音很小,混合着温热的呼吸扫在他的脖颈间,少年想要听清里边的词句,但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已经垂了下去,挂在他的肩膀上磨蹭着。棕色发丝钻进开敞的领口中,将那股麻酥酥的感觉不断放大。Peter全身僵硬,酒香气顺着Tony的身体在朝着他袭来,充斥在鼻腔中形成一条动作灵巧的小蛇,不断盘旋向大脑深处钻去,麻痹着他的神经,挑唆着他的不安因子。头昏脑涨占据着他,Peter明明没有喝酒,此刻却像醉了一般,连带脚步也和醉鬼一样变得迟钝起来。

他仍然在搂着Tony,自我放飞的成年人这个时候终于变得沉稳起来,他们坐在马路边的长椅等回途汽车,黑暗降临,只有一盏昏暗的路灯打在上方。

Peter挺直着腰背,试图让Tony靠的舒服一点,但是小胡子很快找到了另一个休息姿势,他向下滑着,脑袋完美的降落到年轻人的大腿根,他迷迷糊糊拍了拍那里,仿佛那是一个新买的枕头。

“请关灯,Friday......”发明家口齿不清地说着,他皱着眉,似乎在纠结于光源的入侵。

当一片阴影覆盖在他的眼睛上,阔佬满意的砸了砸嘴,睡得香甜。Peter一只手扶着他的脑袋,另一只手则是遮住他的眼睛。那一片卷翘的睫毛此刻正藏在他的手心里,痒痒的,仿佛一排整齐的小钢针。

 

这应该是他们最为亲密的一次,到目前为止。夏夜,繁星,暧昧的街灯,Peter盯着地上黑呼呼的影子,大脑一片喧嚣。

换做其他游客,Peter也许不会有这样的耐心,他总是见到或听到过许多离奇的、匪夷所思的要求。某一年的假期,头发枯黄却高高束起的女人要求他在凌晨送瓶红酒给自己,被May叉着腰呵斥了一番,差点收拾箱子让她滚蛋。

这种情况同样会发生在Tony身上,如果婶婶知道他们在酒吧浪费了一个下午,但是Peter毫不在意,怀里的家伙有种神奇的魔力,让你看着他就不会想到拒绝。再说酒吧对于男孩来将并不陌生,学校里总是会有大胆的家伙去策划一场疯狂校外活动,除了不能喝酒,他们溜进舞池群魔乱舞的次数一点也不少。

 

幸好May在遥远的意大利,幸好她不知道这些属于青少年们的游戏。

 

回途汽车比平时到站晚了点,这让Peter有了合理的借口去观察怀里的人,周围并没有别的乘客和自己说话,他只能这么干。

男孩将遮住对方眼睛的手轻轻移开,指尖向下,却在远离的过程中不小心蹭到了男人的嘴唇,异常柔软的触感令他微微颤抖起来,Peter鬼使神差地更改路线,抚摸上那两片粉嫩的唇瓣。

他承认自己并不擅长做这件事,那种想要触碰却又害怕惊醒对方的紧张情绪缭绕在他心头,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刺激感。Peter觉得喉咙罚发紧,他的指尖在顺着那块形状慢慢描摹,偶尔会擦过整齐的小胡子,他能想象到亲吻时碰到它们的场面,皮肤会在摩擦中逐渐泛红,引起扎扎的,痒痒的触感。

 

停止,Peter Parker!这可不像一个邻家好男孩干的事情,可他就是停不下来,那片唇瓣仿佛在极尽所能诱惑着自己,Peter有种想亲吻他的冲动。

 

突然的灯光打破了旖旎的气氛,少年闪电般的离开罪恶之地,端正坐立着,他的后背挂满冷汗,在夜风的吹拂里打了个冷颤。

Tony在这动静中悠悠转醒,他打着哈切,从大腿枕头上离开,两只眼睛茫然的环顾着周围,最终将目光看向少年。

“你怎么了?”

[没事......车来了。]男孩指着汽车比划着,他也有些匆忙的站起身,脚步飞快地朝那边跑去,生怕Tony看出端倪。

 

Tony按了按额头,一脸疑惑的跟在后边。

 

晚归并未受到May的责备,她正好被朋友邀请去参加午夜烧烤派对,这让Peter得以顺利的带着Tony返回房间。

小镇汽车并没有高档舒适的空调,炎热令他们大汗淋漓,Tony在踏入房间的瞬间就扯开了衣服,然后整个人扑到了风扇跟前,“热死了!”

Peter在后边笑他。

他原本打算提醒对方保守今天的秘密,但那个光裸的后背再次吸引了他的视线,Peter能看到靠近后腰的位置有两个浅浅的窝,那是属于上帝的馈赠。

 

他得走了,Peter想,Tony却在这是叫住了自己。

 

“嗨kid,你是不是讨厌我?”

 

不不不!Peter头摇得像是拨浪鼓,他怎么会!

 

“那可真是.....”Tony靠着阳台,歪着头看他,嘴里发出一连串意味不明的语句。

“我不知道是哪里让你觉得不愉快,最近总是感到你在僵硬。”成年人说道,“如果那些课程理论让你觉得枯燥,你可以不来找我。不必担心你婶婶。”

我没有!男孩有些着急,他想要跟着解释,如果说有人需要道歉,也应该是他才对。但愿stark先生不会知道自己对他做了什么。

“好吧,既然你这样说。”Tony走过来,对着年轻人伸出一只手,“那我们就算和解了?”

 

他们就不应该有分歧才对!

Peter握住他,眼睛里带着一丝讨好。

“别这样看我,我可没有给你布置留堂作业。”

Tony抽回手,拍拍他的肩膀。

“现在,回去睡觉,在你婶婶回来之前。晚安。”

 

少年眨着眼睛,在被对方推出门之前,他突然按住了门框,冲对方“说”道。

 

[明天要去游泳吗?]


————————————

注:“ ”为有声的对话

         [   ]为无声的对话


一个以为自己被讨厌。

一个也以为自己会被讨厌。

啧。


评论
热度 ( 55 )

© 天青等烟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