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虫铁】One Choker 第一章(小甜饼,普通人AU)

就想看一个夏日恋爱故事


———————————————

这场景更像出现在电影里的情节。

夏日午后,阳光明媚,聒噪的蝉鸣,斑驳的树影,焦糖拿铁混合着可丽饼的香甜气息,充斥在因炎热而空无一人的街道里。

Peter Parker昏昏欲睡,他缩在树影下的椅子里,享受着自己短暂的休憩时光。

老旧的唱片机里传出低沉慵懒的男声,原谅他太年轻,听不出那是谁的歌曲,但是May钟爱这些老唱片,每个令人感到燥热的午后,她总会挑出那么一两张去播放出来。爵士的独特曲调抚平了燥热,却也带来困倦,Peter会在May看不见的地方伴随着音乐打盹,偶尔那么几次,他被抓到偷懒,但漂亮婶婶也只是唠叨两句,然后帮他盖好滑落一旁的衬衫。

 

意大利,老城区,一间红砖房,这就是少年每个暑假的全部生活。

 

Ben叔离开之后,Peter就跟着May回到了她的故乡,帮助她经营着一间小旅馆。

这是很久以前的老房子,除了红砖瓦,里边最多的就是蛛网和杂草,于是May花了大价钱将这个地方重新做了装修,他们保留了原始的房屋表皮,换掉里边那些陈旧的家具,然后装饰了新的墙纸和条纹桌布。Peter甚至拥有了一小块自主设计的空间,他在墙上画满了向日葵和小雏菊,用那些火热鲜明的色彩覆盖住原本的空白墙壁,仿佛向里边注射着新的生命力。

他会在这里度过夏季中最为炎热的两个月,直到开学才会收拾好行李告别这个地方。

 

意大利小镇被金色覆盖着,冬季除外,到那时大雪会淹没地表的一切,只留下凄惨的白,行人要保持警惕才不至于在这片白之中迷失方向。但至少现在,Peter还不用担心这些,因为夏天令他忧愁的事情太多了——折磨人的小虫子,愈发炎热的天气,数据繁杂的账本,还有不时入住的客人。

他在尽力承担着更多的责任,May是个坚强的女人,她原本可以找个更好地归宿,但是为了Peter,她选择节省掉自己的开销,攒钱去供他读个好大学,虽然少年更想留在这里,帮婶婶去打理好旅店的一切。

Peter不喜欢热闹的纽约,即使那个地方曾经拥有他美好的童年,但自从ben叔去世,继续生活在那里就成了一种负担。

他曾和May讨论过退学的事项,遭到对方的严词拒绝。无论发生什么,让侄子当一个高中肄业生可不在May的计划行列,她的Peter应该接受更好的教育才对。

 

但少年还是喜欢在小镇的生活。

 

他喜欢闻隔壁蛋糕店飘出的香气,喜欢看街道上相互嬉戏的猫犬,喜欢听少女们欢乐的笑声,看她们穿着大胆的泳衣路过门前,然后对着害羞的自己吹口哨。

他喜欢看天空覆盖的最后一片晚霞,喜欢看午夜凌晨的繁星,那是在城市里不曾见过的景象;他喜欢弹着吉他给May听,意大利美人有时会穿着长裙随音乐起舞,他们在小小的庭院里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单纯又快乐。

他同样喜欢那些入住的客人,每一个旅行者都怀揣自己的故事,在炎炎夏日中踏进小小的旅店,为他带来不同的乐趣。

 

16岁的Peter Parker喜欢这样的日子。

 

他眯着眼睛躺在懒人椅上,任由飞舞的小虫窜过他的耳边,留下嗡嗡的声音。炎热包裹在空气中席卷着他的身体,汗水从额头冒出顺着脖颈滑落,最终沾染在廉价的灰色背心上留下深一块浅一块的痕迹,少年不得不起身,略带嫌弃地脱掉上衣,将那些黏腻腻的感觉剥离身体。

这是一具充满力量与朝气的躯体,带着年轻人独有的青春气息,修长有力的小腿与结实紧绷的腹肌组合在一起,成为午后夏日里不可多得的画面。

 

“哇哦,这可真是意外惊喜。”欣赏到整个场面的旅人感叹道,那声音着实有些突然,让裸着上半身纳凉的少年瞬间变得慌乱起来,抓过背心想要往头上套,却手忙脚乱中将衣服掉在了地上。

 

湿哒哒,带着汗液的背心就这么掉落在地,沾满了泥土。

Peter有些沮丧的低着头,脸颊火辣辣的烧,在客人面前衣衫不整,要是让May知道,估计又是一顿唠叨。

 

“冷静年轻人。”那声音带着笑意走近他,弯下腰将那件灰色背心捡了起来,丝毫不介意上面沾满了灰尘。

 

Peter盯着面前的衣服,伸出手迅速接了过去,他在内心挣扎着,最后还是放弃将背心穿回身上,准备破罐破摔地裸着上身接待客人。

 

唱片不知什么时候换了歌曲,那些懒洋洋的音符早就躲藏得无影无踪,转而变成了略带暧昧的情歌,诉说着恋人间的害羞情愫。

Peter就在这样的背景音乐里打量着自己的客人,他像一台高速运转的摄像机,随着抬头的动作一点点记录下对方的样貌——宽松的白衬衣,敞开的领口,新潮的墨镜,以及修剪精致的小胡子,男人拉着行李箱站在他面前,露出友好的微笑。

 

“嗨!”对方冲他打着招呼,一边伸手,一边将墨镜取了下来,焦糖色的眼睛伴随着柔软浓密的睫毛,直直望进Peter的心里。

 

少年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在嘈杂的午后异常清晰,它带着强而有力的节奏,一下下敲击在他的内心深处,仿佛要印刻下什么东西。

 

“嗨?”男人又打了一声招呼,他眨着眼睛看向面前的男孩,表情有些疑惑。

嗨嗨嗨!Peter在心里喊着,他下意识用手比划着词语,却忘了对方也许并不能理解出他要表达什么意思。

 

Peter Parker,在一个普通夜晚里,被上帝拿走了属于他的声音。

 

“你......?”棕发男人有些惊讶,他没想过眼前这个阳光活泼的大男孩会说不出话,但这并不影响他理解对方的意思。

[Tony Stark,你好。]

这是一句同样用手语比划出来的介绍,Peter微微瞪大眼睛,目光里带着一丝激动。

 

除了May,很少有人会看懂他的手语。那些居住过的客人在得知他的情况以后,眼神中或多或少都带着一丝同情与遗憾,仿佛在可惜这个漂亮的男孩所遭遇的不幸。

但Peter并不在意,他仍然做着自己的事情——打球、健身、练琴,那些他一直坚持的活动并没有因为声音的消失而选择停止,他活得很自由。

因此后来,人们只当他是一个不爱说话的孩子。

 

[Peter Parker,欢迎您的到来。]少年飞快地“说着”,他接过Tony的行李箱,领着对方朝店里走去。

“我可没想到在小镇里会遇到这样漂亮温馨的旅店。”客人说道,那片盛开的向日葵花田正好“开”在大厅中央的墙壁,只一眼,他就决定自己未来的日子要在哪里度过。

“我喜欢这幅画。”

[您喜欢就好。]Peter看他,脸上是抑制不住的笑意,他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开心。

“是你画的?”Tony问道,男孩认真地点了点头,带着一丝腼腆。

“可真漂亮。”小胡子男人感叹着,那样的生机勃勃,仿佛在向人们传递出生命的含义。

 

 

Tony很快安置了下来,眼下才进入暑期,大批的客人还停留在繁华的城市中做着出行准备,因此旅店十分安静,May甚至给他安排了一间屋子当做办公室,Peter这才知道对方是纽约一所大学的荣誉教授。

 

“你可以提前向他请教一下大学知识。”漂亮婶婶对侄子说道,难得有一位资深学者可以指点Peter,她恨不得将那些退学打工的念头全都丢出男孩的脑袋。

Peter意外的配合。

彼时的他,还未曾想过遥远的将来,他只知道自己有两个月的假期,而Tony也会在这里度过整个夏天,他们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可以拿来讨论物理公式、化学分子,还有更多的,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

 

一切源自于一次亲密的接触,事实上,Peter到最后也无法判定它的界限究竟属于什么。

 

炎热总是伴随着整个夏季,没有活动的中午只会带来懒惰与疲倦,让午睡成为最好的消遣方式。

除了Peter,他得将新买的葡萄酒搬回仓库里,还要去账本上勾勾画画那么一会儿才行。少年大汗淋漓,头发潮湿紧黏着额头变成一缕一缕,原本他准备忙完之后去找Tony聊会天,带他去小镇周围转转,现在看来,他只能先去冲个澡清理好自己才行。

带着一身汗味去见客人,可不是什么得体的行为。

他在水槽边停下来,清水划过头皮带出一阵颤栗的感觉,Peter搓揉着头发,将那些黏在一起发丝慢慢解开。

男孩拥有一头浓密漂亮的卷发,深棕色,平日里总是梳得整整齐齐,偶尔会有那么一缕不服管教,顺着头顶滑落形成一个小卷,让他看起来显得更加青涩。

 

虽然Peter远比他外表看上去要来的成熟。

 

16岁的少年,已经学会了如何隐藏好自己的真实情绪,表现出一副大人的模样。没有叛逆期,没有多动症,没有惹是生非的本事,Peter有的只是那一张布满青春气息的脸,上边还带着干净温暖的微笑,他用这微笑表达着自己的情绪,安抚着来自May的担心。

他成熟的太多,当你表现出一些与众不同时——好的坏的都算——周围的孩子总是会敏锐的可怕,他们在私底下讨论着这一切,目光变得躲闪,又或者带着其他的含义。大多数孩子会选择保持沉默,偶尔有那么几个调皮鬼,嬉皮笑脸,不怀好意地凑过来,将你当成一个可供欺负的对象。

Peter哭不出声,他的嗓子只会发出一些类似呜咽的动静,唧唧歪歪,除了让那些欺负人的家伙变得更加嚣张之外,没有别的作用。

老师也无法完全制止这些行为,他只是对男孩说着要忍受或者逃避之类的话。

但Peter选择了反击,小小的身体,带着与之不相符的爆发力,一拳打在领头孩子的身上。鲜血从鼻子冒出,拳头因撞击而变得酸痛麻木,他揍得对方在地上抱头打滚,鬼哭狼嚎,直到老师带着其他孩子将他们分开。Peter抹着眼泪,一边哭一边流鼻血,样子说不出的滑稽。

这件事最后由Parker叔叔出面当做结尾,头发隐约发白的男人牵着他走出校园,神情严肃,却在快到家门口时大笑出声。

 

“好样的,孩子。”他说,“好样的。”

哪怕最后May还是骂了他一顿,但这并不影响Peter的心情,他开心极了。

 

再后来,欺凌者淡出了他的生活,虽然还是会有一些恼人的苍蝇围着自己打转,但他们知道,眼前的这个小个子并没有看上去的那么好欺负。

 

突然的刺痛打断了回忆,Peter不小心将洗发水弄到了眼睛里,滑落的泡沫刺激着眼球,少年紧闭着眼想要找到水龙头,却一挥手将水槽边的洗发水瓶子打翻在地,发出沉闷的声音。

真是糟透了,他有些沮丧的想着,黏腻的触感爬上脚背,肯定是磕到了瓶子的泵。

 

“下一次你可以让我帮忙。”一双手停在他的后脑勺上,力道合适地按摩起来。水流从金属管中淌落,Peter连忙接住一捧清洗着眼睛,想要回过头去看对方。

“别动。”Tony命令道,他清理着那颗毛茸茸的脑袋,将上边的白色泡沫一一冲洗掉,然后抹上新的护发素。

 

Peter在他手下僵硬着,一动不敢动。

 

他感到指尖划过头皮的轨迹,它们在自己的后脑勺上打着圈,将发丝缠绕上去,带动起微微的拉扯感。

Tony掌控着自己,动作轻柔地按捻着,搓揉着,他清理的很是仔细,包括耳朵与后颈上残留的痕迹,

完全没注意到男孩紧绷的身体。

 

那是一种奇特的酥痒感,从耳垂上传来,Peter涨红了脸,庆幸自己背对着男人。

 

当Tony用手捏住他的耳朵时,少年仿佛被什么东西电到了一般,他能听到血液奔腾的声音,在那一瞬间全都翻滚着朝头顶前进。明明水是冰凉的,可他却觉得越来越热,尤其是那个被触碰到的敏感地方。

一切的感官在此刻统统被放大,Peter能闻到属于洗发水的柠檬香在朝着鼻子里钻,但更多的是关于Tony的气息,他隐隐约约闻到了一丝鲜花与小雏菊的香气。

少年变得心猿意马起来,他陷入了一种幻想——对方的手掌仍按在他的头顶,焦糖色的眼睛会注视着自己,他们挨得这么近,Peter只要一伸手就能将男人扯进自己的怀里。

 

他吓了一跳,为这样的想法,鲜花和小雏菊的味道在瞬间消散干净,Peter突然推开了Tony,捂着脸蹲在地上。

滑腻的触感自掌间晕开,男孩带着一丝绝望,看着神情惊讶的男人,表情沮丧。

 

他流鼻血了。




TBC.


——————————

本来计划铁罐生日全都写完放出去,实在赶不上了,就...还是拆开吧

注:“ ”里是有声音的对话

         [  ] 里是无声的对话


评论 ( 6 )
热度 ( 110 )

© 天青等烟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