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铁霜】如影相随 第六章(痛觉交换梗,微铁霜情节,慎戳)

Summary:Odin觉得正是因为Loki无法了解疼痛的感觉,所以会轻而易举地伤害他人,于是他决定将Loki和他所攻击过的中庭之人,也就是钢铁侠,Tony Stark进行某种联系,达到痛觉交换。




洛基没有等到想象中的情节戏码,比如他会在大半夜被人从床上拖起来去做各种粗活;比如他会听到那个天花板声音的通传,告诉他应当如何伺候别墅的主人;比如今夜过去之后他就要搬到实验室去住,躺在冰冷的机器仪上,等待托尼带着口罩,握着手术刀切开他的身体,从此他就不属于自己了。然而他什么也没等到。


他只等到了天亮。

安静,平和,没有一点动静,他甚至能感受到那些微小尘埃在空气里悬浮的声音,细密的颗粒在空间里相遇,碰撞,从窗户照进来的阳光投出一道明显的光束,它们就在这道光束里翻飞,随着呼吸节奏在明亮中露面,又飞快的消失在阴影处。他的身下是柔软舒适的床垫,比起昨天那个沙发还要舒服,而且他还换下了那身沾满灰尘,脏兮兮的衣服,一个温水浴让洛基再次变得干净整洁起来,他甚至产生出一种自己没有被流放而是和往常一样到中庭来旅个游的错觉。
可以从有屋顶的房间醒来,窗外能听到汽各种喧嚣,还有楼上咯吱咯吱的地板响动,如果洛基没有在这些房间里设下一个静音咒,那么他绝对会听到这些声音。
马里布别墅的周围只有海水拍打在悬崖的声音,随着风一层接着一层,形成一种独有的白噪音,它代替了洛基的魔法隔音罩,用另一种方式包裹着他,这让他的错觉再次加深,以为还是那些普通早晨的其中一个,没有任何区别。

当他打开门走出去之前,他的确是有这种错觉的没错。

中庭之人趴在沙发上,穿着一件极其普通的黑色背心,还有灰色运动裤,拖鞋一正一反的丢在茶几边,整个人就这么躺着。
洛基观察了一会儿,在确定凡人没有发现他,也没有醒着的迹象以后,他轻轻地走了过去。
托尼睡得很沉,他紧皱着眉头,身上也没有盖着衣服或是毯子,就这么裸露着胳膊和一截后腰,大抵是觉得冷,整个人缩在一起团成一团,怀里抱了个靠枕紧紧地不松手。
洛基不确定他是起了个大早准备去叫醒自己,还是熬了个通宵,还没走到卧室就直接倒在这个沙发上睡着了。昨天还是服服帖帖的头发早就乱成一团杂草,他闭着眼,睫毛柔软的覆盖下来,形成一小片阴影,下巴埋在胳膊和抱枕之间,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完全没有意识到他的面前站了一个超级反派。
邪神难得可以看到一个不聒噪不毒舌的钢铁侠,他这才注意到那些夹杂在棕色头发里的灰白色,还有攀爬在他眼角的时光烙痕,这是一个不怎么长寿的生物,他们的一辈子对于阿萨神族来说只不过弹指瞬间的光景,并且随时会死于各种原因,脆弱的可怜,但又顽强的可怕。
环境的冷热变化都会影响他们,这些生物害怕寒冷,害怕酷热,他们还害怕一些自然气候,风大了害怕,雨大了害怕,有的甚至打个雷也害怕。害怕那些虚无的存在,他们称为鬼魂,至少洛基觉得被自己的臆想吓死实在是一种愚蠢至极的死法。他们会被弱小很多倍的细菌生物杀死,也会死于同类之手,就这么脆弱,像是残存于荒漠的细嫩绿芽,指尖一掐就丢了性命,他们脆弱,和那些爬行的蚂蚁没有区别,在靴子踩来踩去的间隙里生存,卑微如蝼蚁,他就是爱这样称呼这些生物。
他不太明白这样弱小的存在为何不去依靠更为强大的力量来做他们的保护伞,不管是他或者别的什么外来生物,既然如此贪生怕死,那么被保护起来有何不好。
的确没什么不好,只是对象不一样而已。看看索尔,他的雷神兄弟同样在这个国度生活,做着“行侠仗义”的事情,插手着地球的事情,也没见什么人对他提出反对。

沙发上的人下意识的哼哼了两声,然后翻了个身,这动静将洛基的思绪拉回现实。他看着那个光着膀子睡觉的凡人,虽然地球上的温度变化对他来说毫无感觉,但是对于史塔克还是有些冷。邪神扫了眼他的周围,入目的东西只有几个被踢到地上的抱枕,大大小小,可怜无辜的躺在地板上,他弯下腰捡起几个大一点的,然后搭了一个简易的沙发垫子屋,将凡人“盖”了起来。

他怕史塔克给冷死。


托尼在一堆沙发垫里醒来,他瞪着天花板,在确定自己没有梦游“搭房子”的习惯后,将目光投向楼梯旁边那扇紧闭的门。
这算是准备闷死自己的前兆?
托尼推门进去的时候洛基正盘腿坐在书架边翻看着什么,他没有敲门,来的太过突然,导致那个黑发绿眼的神猛地一吓,从地上站了起来,那本书也掉落在地,硬质封面就这么磕在了上面,形成了一个难看的缺角。
“我......”托尼张嘴想说些什么,洛基明显变得惨白的脸色让他吓了一跳,他不确定是因为书掉地上让他觉得抱歉还是被自己这么一个动作吓的,总而言之不是他的正常反应。
洛基是很不安,他看着那本掉在地上的书,黑色的封面上是烫金色的莎士比亚的名字,还有一个小小的绘制图案:柔软的金色蔷薇。原本方方正正的书籍,看它们的封面包装也能得出他们是被珍藏起来的东西,而那块小小的磕碰瑕疵就像一块难以祛除的斑痕,牢牢将自己固定在上边。
他在心里怒骂着自己的不小心,居然会蠢到当着对方面毁了他的书,接下来他可以开口要求,要求自己去实验室,去体验他的新奇玩具们,锋利的刀刃从他的皮肤表面划过,而自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不能拒绝。
“谁让你弄坏了我的书。”
多么正当的理由。

“嘿,你。”
你看他开口了。
“跟我出来。”托尼歪了一下头,朝着那个棺材板脸神示意着。
洛基拖着步子,压下内心深处的不情愿,跟在他的后面。明明是曾经自己伸手就可以掐死的人,现在却成了他心中拒绝不想面对的存在。
他跟着实验家来到楼下,贾维斯正操纵着机械臂打扫着什么,看上去那滩深棕色像是不小心碰掉的咖啡液体,洛基注意到凡人对着那些白色瓷片露出一丝纠结的神情。
“很好,佩珀送我的第四只杯子,又被'不小心'打碎了。”托尼挥挥手让机械臂们赶紧收拾完毁尸灭迹。
“出于对您的精神安全,我已经在网上找到了订做杯子的店拍了一只同款杯子,大约下午六点的时候就可以拿到,先生。”
“好孩子!爸爸爱你!”托尼对着屏幕抛了个媚眼,他指了指桌子对面的椅子,对洛基说到,“去坐那里。”
洛基迟疑了一下,那把椅子看上去实在不像是什么会变身成为高科技玩意儿的样子,所以迟疑之后他还是坐了上去。
“听着摇滚乐队,我来告诉你接下来的安排。”发明家清了清嗓子。
“首先,你不能离开这栋房子,你可以在房间里看书,去阳台看大海或者客厅看电视,但是你不能自己出去。然后,接下来的日子里,除了实验部分,你最好向我证明你还有别的利用价值,否则实验结束后我依旧会考虑要不要将你送回神盾局,要知道他们一直等着接收你……”
“最后……”托尼站直了身子,“虽然索尔说我们之间有道联系需要在一起,但我还是希望你知道怎么把握这个度,毕竟我不希望身后有个跟屁虫一直走来走去,所以,保持距离。”
他巴不得这样。神在心里说道,但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洛基还是想确认一下。
“我有问题。”神说道。
“什么?”
“你昨天,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昨天?”托尼挑了挑眉。
“是,就是昨天,在神盾局,我突然晕倒,我以为是你出了什么问题而我也感受到了。”洛基看着对方。
“不不,我好的很,我以为是你出了什么问题,难不成离开我太久你就会这样?”托尼露出一个“吓的我要跳起来”的表情,回道。“你们阿斯加德还喜欢下这样的咒语?这和迪斯尼的公主电影快一样了,除了你不是个女的。”
“……”洛基保持了沉默。


他的确在这么怀疑。

 

托尼将屏幕调的亮了一些,蓝绿色的数据飞快的划过,他将一副金属手环送到洛基面前。

“带好它,我得知道你的基础数据。”他说道,自从从神盾局回来以后这个神就紧张兮兮的,原本托尼想再一次恶作剧一番吓吓他,但是考虑要是再出现昨天的情况,他又得拖着神走一截路将他送回房间。

老天,阿斯加德神有多重难道自己忘了吗?!

 

洛基带好了手环,那两个金属小东西平淡无奇,连一道花纹也没,估计那些精灵族的漂亮美人们见到后一定会捂着胸口尖叫,这绝对是他们见过最朴素的首饰了。

如果可以被称为首饰的话。

他多么希望这两个小东西可以瞬间变成一个穿梭时空器,他会在一阵白光里消失,被传送回阿斯加德,弗利嘉站在走廊尽头等着他,她会亲切的呼唤着自己的名字,洛基只需要扑进她的怀里,用一个温暖的拥抱来向神后表达自己的感谢。又或者亚尔夫海姆,他的精灵伙伴们,或者他们中的一个倾慕者,精灵族的公主,那个有着一头金发的漂亮姑娘,那是西芙也会羡慕的头发,他的手指曾经在上面扶过,稍稍压低着声音说上那么一两句俏皮话就会引来对方的笑声,他们喜欢聪明漂亮的自己。再或者,海姆冥届也行,海拉一定会带着她的玩具犬蹲在埃琉德尼尔前,她手里握着回廊之书,在上边轻轻地写下他的这段经历,然后捂着嘴偷笑,接着变为大笑,一边让影侍接待自己,一边从他身边飘过问东问西,保持着不符合海姆冥界的笑容。

什么时候他也会在脑子里想这些不切实际的可能?

他只会在这间实验室里完成自己的工作,不会眼睛睁开变一个位置,只可能是变一道程序,他不知道这项研究的细节,在阿斯加德,所谓的实验就是实验者亲自上阵,将那些可能性一一实施,再去观察会发生的变化,没有任何原理依据,没有任何精密详细,只有最简单粗暴的解决方法。就像他们好奇洛基脖子上抑制器就会伸手抓住他,去看看每一个数字代表的什么,会引发什么样的情况,他们不会去管实验品的死活,拿到了想看的成果后,这项实验就算结束了,多完美。

 

“好了,张嘴。”史塔克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神从思绪里回过神,看着凑到他面前的凡人,对方手里正拿着一根棉签棒,对着自己露出微笑诱导着。

“张嘴,我得从你嘴巴里收集点东西。”凡人晃了晃手里的棉签棒,在洛基慢慢张开嘴巴后,一只手捧住了他的脸,然后将棉签伸了进去。

“抱歉,习惯性动作,我得防止你咬断它。”实验家这么说道,洛基轻轻地翻了个白眼,他感受着口腔壁的摩擦感,托尼睁大着眼睛帮他清理了一下,然后丢掉手里的东西,取了两根新的棉签再次伸了进去。

他凑得太过近些,洛基甚至能感受到对方呼出来的温热气体包裹着自己,他感受着托尼慢慢的剐蹭过上颚和两侧,焦糖色的眼睛仔仔细细盯着他的嘴巴,凡人的一只手还在他的脸上,安抚似的扫过他的颧骨,麻酥酥的。那双眼睛距离自己如此之近,洛基能清楚的在里边看到自己的样子,他微微仰着脖子,长时间的张嘴动作令口腔分泌出一些唾液,他不由得咽了一下口水,嘴巴里的棉签连带着向喉咙深处滑去。

“别动。”托尼提醒着,他抬眼扫了一眼对方,神那副有些委屈的模样让他不由得愣了一下,他哼哼两声,结束了采集向后退开,表示自己完成了今天的取样收集。

“好了。”

“......好了?”

“对,我得从基础做起,贾维斯会先分析这些东西,看看有什么发现。”他将粘着洛基口水的棉签丢进分装袋,然后递给一边的机械臂,“现在你可以上去休息一会儿,打扫打扫卫生?鉴于你把沙发垫子堆到我身上这种行为,我必须问一下你,这是什么新型报复手段吗?”

“......不是。”洛基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单词,明明是这个人把沙发垫子踢到地上去的,可是他又能说什么呢?

“姑且相信你,现在你可以上去把沙发垫子整理好吗?我要开始修理我的盔甲了,而这种情况通常不需要其他人来观摩。”托尼让开了实验室大门,冲着洛基摆了摆手。

没被切割,没被捅管子的实验品先生飞快的摘下金属手环,朝着门口移去,他怕晚一步托尼就会拖着他回去继续那些没完成的试验。

 

洛基将那些抱枕一一放回原地,天花板声音甚至给了他一个友情提醒,喝水的杯子可以再厨房碗柜的第二格,他可以在收拾完之后去喝杯水。

鉴于这房子里只有他们两个,托尼在楼下短时间不会上来,那么洛基就可以来验证自己的猜想,他走到楼梯口,数了数那些台阶,然后贴近墙边慢慢移动着。

奥丁告诉自己这个诅咒只是交换痛觉,却没告诉他别的负面作用也会转换给自己,既然史塔克没有发生焦虑症也没有心脏病发作,那么只能是诅咒带来的副作用。他不想承认,但是如果真的是因为远离托尼太远或者太久就会发生这样的情况,这就表示自己未来的日子里只能寸步不离的跟在凡人的身后,去当一条黏糊糊的“尾巴”。

糟糕透了,比和索尔去拼酒都糟糕。

他在角落里站了好半天,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确定只要是在托尼史塔克的领地范围内,即使洛基长时间看不见对方也不会产生任何负面影响。

他回到自己房间,对这个认知产生了无比的反感与厌恶,连掉在地上的那本《莎士比亚》也没办法减轻他的感觉,刚才还在的小心翼翼早已荡然无存,他甚至走到书面前,朝着它踢了一脚,可怜巴巴的精装本直直滑进书架的阴影缝隙。

见鬼的!

洛基蹲在书架边,伸手去摸索着那本书,那条电子狗说不定已经在向他的主人汇报,自己不但损坏了他的东西,还对着它发泄,一脚踢进角落。他从缝隙里摸出了那本书,现在封面上有两个磕碰折角了,他使劲扣了扣上边的痕迹,除了将它们弄得更加明显没有一点作用。洛基将书摆回它原来的位置,看着剩下的,摆放整齐的书,深呼吸一口,下次他绝对不会再去碰这些东西。

 

————————————————————————

我有罪_(:зゝ∠)_

我道歉_(:зゝ∠)_

自觉滚去跪键盘_(:зゝ∠)_

知道为什么不敢出来吗,因为300粉了_(:зゝ∠)_

然而上一次的点梗还在努力憋中_(:зゝ∠)_

啊,人生真是美好(你们快打这个人!)



以及Loki这种我好生气我要踢东西,踢完还要乖乖捡回去的行为,哈哈哈哈哈,我要再多写几个!(被拖走)

以及下一章有铁罐的主动抱抱场景,这算不算开始撒糖?—V—


————————————————

我是广告_(:зゝ∠)_霜铁本的预售链接(大力戳不要怕!):https://item.taobao.com/item.htm?id=545488182899


评论 ( 21 )
热度 ( 111 )

© 天青等烟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