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铁霜】如影相随 第五章 (痛觉交换梗 微铁霜情节 慎戳)

Summary:Odin觉得正是因为Loki无法了解疼痛的感觉,所以会轻而易举地伤害他人,于是他决定将Loki和他所攻击过的中庭之人,也就是钢铁侠,Tony Stark进行某种联系,达到痛觉交换。




他感到有些呼吸不畅,以及压抑在他胸腔的沉重感。洛基不是没有经历过痛苦,那些漫长岁月里,总有一些时候因为自己的好奇或者别的什么原因导致他受了伤,那些粘稠的暗红色液体从他的身体里流出,再慢慢凝固干枯变成一块深色的血痂,有那么几次他忍不住伸手去扣那些凸起,然后一不小心让伤口再次破裂,红色的血液沾染到了他的手上,带着他的温度,他甚至伸出舌头去舔了一下指尖,将那些红色缠绵于唇齿间,直到淡淡的金属铁锈味在他的口腔弥漫开来。
他不喜欢这个味道,洛基想着,也不明白那些书里的被称作吸血鬼的生物是怎么喜欢上这样的东西,他只觉得涩口。
但是现在的感觉和他经历过得疼痛并不一样,不是直接赤裸的神经痛苦,而是来自内心的苦楚。他的心底有什么在消逝,形成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洞,在逐渐吞噬着一切。
究其源头,是因为这个正搂着他向外走去的凡人。
洛基迷迷糊糊想着,他感觉到托尼走了进来,凡人大声说了些什么,然后将他从地上拉起,朝着外边走去。

他应该对史塔克说声谢谢,感谢他没把自己丢在那个白皮房子里。

托尼将神塞回了车里然后关上车门。
他有些懊恼的搓了搓脸,原本他和弗瑞的谈话并不需要进行很久,但是恶趣味心作祟,他在那个房间里多等了一会儿。他在等着洛基试图反抗或者逃跑什么的,这样自己就有足够的理由将邪神这个麻烦丢给神盾局去处理,对他来说,洛基也只是从非常危险的超级反派转为了危险的超级反派而已,他实在分不出多余的精力去照看一个来自北欧神话的远古神,焦虑症耗费了他太多的气力,托尼同样需要有人来救赎他,而不是再分出一部分时间什么的去成为洛基的看护者。
虽然索尔说了这是他们两个人的事。
托尼不知道自己就这么答应是否正确,但是总归多了一项乐趣,更何况比起别人,将洛基放在他的身边反而是最好的一种选择。毕竟其他的超级英雄比自己重要的多。
史蒂夫要带领着复仇者们拯救世界,他是团队的精神中心,虽然这个老冰棍的一些说法和做派陈旧的让托尼想起泛着枯黄色的老旧电影,但是你不能否认他的确有被成为美国精神的一面。人民需要他,需要一个充满正义积极向上的精神领袖,而不是一个酗酒,患有严重焦虑症的自毁倾向者。
他的身边需要有娜塔莎和克林特这样的,身手敏捷,具有强悍战斗力的特工战斗者,他们是个很好的组合,亲密无间,杀人越货,托尼只需要帮他们升级好武器装备,特工们就可以发挥出惊人的战斗力去解决一切。更别说布鲁斯和索尔,两个最具战斗力的特殊存在,一个愤怒起来足以毁天灭地的大家伙,另一个则是来自阿斯加德的神。
而托尼 史塔克只是一个躲藏在铁皮盒子的普通人,他做不到充满爆发力的格斗姿势,也没法穿越火线输送消息,他甚至连一个同他人合作都做的一塌糊涂。
他习惯性的躲在盔甲里,穿上它过着超级英雄的日子,却忘了撕开这层外衣自己并不是什么特殊存在,他原本的面貌就是一个普通人。

他看向洛基,陷入沉睡的神紧闭着眼睛,他侧着头靠在椅背上,这个曾经让他睡不安宁的原因之一正坐在他的副驾,如果没有魔法抑制器,这个距离足够神伸出手掐住他的脖子捏死自己。

但是他现在只是皱着眉头靠在椅背上,托尼见过狼狈至极的洛基。在那次大战,在他的清洁大厦,神趴坐在台阶上,脸上挂着被浩克摔打出来的伤痕,和最开始出现在晚宴上的精致外表不同,他落魄极了,惨兮兮的趴在那里,面对着一群复仇者的怒火。还是看在索尔的份上,克林特才不至于将那支弓箭真的射进洛基的眼睛里。

他真的只是等了那么一会儿,就这么一会儿,但是洛基的反应出乎他的意料。

推门进去的瞬间是一个倒在地上的神,他攥着胸前的衣服全身紧绷,如果这是个表演,托尼绝对会给他打满分,能骗到托尼 史塔克也是他的本事。
这样子太像自己焦虑症发作的状态了,他不确定阿斯加德也有焦虑症这么一说,不管怎么洛基看起来都很不好,而托尼不知道这个不好原因是否来自自己。
真他妈操蛋!
托尼猛地一拍方向盘,音乐键被他拍的瞬间启动,突然发出的节奏鼓点让洛基全身抽搐了一下,托尼连忙调低了声音,等他再次平静下来,才松了一口气,然后慢慢调高了一点音乐,似乎想让自己的思绪不要围着副驾上的神打转,他踩了一脚油门,朝着马里布别墅前进。


神在一阵激烈的鼓点声中醒来,那些低沉的鼓声咚咚直响,一下一下,仿佛敲击在他的心脏上。他的胸腔还停留着一丝窒息感,也是这丝感觉在提醒着神刚才发生了什么,现在的他很明显不在神盾局的那件小屋子里了,而是一开始来的车上。看起来凡人并没有将他留在那个见鬼的白皮房子里,而是选择了带走。
他转过了头,将目光看向小胡子男人,其实音乐声并没有想象中的大,但对一个紧张兮兮的神来说,一切响动都会让他的心情无法平静。

“你醒了。”感觉到身旁的视线,托尼侧过头看了一眼洛基,然后转了回去,他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一只则是搭在车门上,支撑着脑袋,就这么开了一路。

洛基盯着车外看了一会儿,然后闭上眼睛,他向后靠在车椅背上,等待着残留在身上的不舒服逐渐退去,才睁开眼睛对着托尼说了声谢谢。
并没有包含太多情绪,只是一种礼貌的体现,托尼哼了一声当作回答,他抬手将音乐调的大了些,那些鼓点立刻充斥在整个空间。


现在他们站在房子里了,洛基看着托尼拍了拍手,本来黑暗的房间瞬间充满了灯光,还有贾维斯的声音。
“欢迎回来,先生。”
“想我了吗?亲爱的。”托尼摘下眼镜,朝着天花板吹了声口哨,AI管家派出了机械臂表达自己的心情,小东西摇摇晃晃的冲了过来,抓着托尼的袖子不舍得放开。
“好了好了,笨笨,你要是敢把我的衣服袖子扯坏,我一定会把你捐到隔壁幼儿园当儿童玩具的!”
被点名的机械臂可怜兮兮的松开爪子,撤离了主人的身边,它活动着身体,然后仿佛发现什么新东西一样,朝着一进门就站在角落装透明的洛基移去。
洛基的确在装透明,他在等着托尼将自己放到最后,这样他就有足够的时间来应对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事情,比如说住宿条件,或者实验的问题。
这里没有别的什么人,没有其他复仇者也没有那些特工,只有他们两个,在这个环境下托尼如果要对自己做些什么根本没有顾虑。
他并不希望再来一次神盾惊魂游,对于那个地方他能离多远就离多远,甚至于想都不愿意想起。
但是在这,他又能干什么呢? 洛基打量着房间,比起复仇者大厦,这里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家,配色温暖的沙发设计,还有一些杂志被摆好放在了茶几上,地毯也看上去很舒服,洛基确定有人经常来这里帮史塔克打扫着卫生。

谁?他又不知道。
像他这样的人,随随便便挥挥手,有的是扑上来想接近的人。
当然不包括他,洛基巴不得远离这个所谓的亿万富翁花花公子。

直到机械手抓住了他的胳膊,洛基才从放空的状态回神,托尼一边解着领带一边朝着他撇嘴。
“房间很多,但是你只能支配其中的一间。”阔佬指了指靠近楼梯的小门对着神说道,“那里,是你的房间。”
洛基点头,有住的地方总比要睡在地面上强,何况早在来的时候他就在心里做好了被当成中庭奴隶的打算,哪怕托尼想要学习童话故事里的情节让他去睡到壁炉旁,洛基也只能照做。
好在这只是他的脑洞,是个存在大脑的空想,托尼没有给他丢破衣服和臭袜子,让他穿着工作,也没有给他下达什么指令让他去做事情,非要算的话,也就只有那个倒一杯水的“命令”。
他推开房门,里边是完全不符合阔佬风格的装修布置,整个房间简单的摆着几件家具:一张看起来就很舒服的床,一个床头柜,上边放着一盏小台灯,窗户半拉着帘子,靠在墙边的地方还有一个书柜,上边摆了一些书。洛基扫了一眼,那是一套精致的莎士比亚全集。
“还满意吗,公主?”托尼从他身边探了个头,眼神扫过房间,发出一声口哨,“大概比不过你们的那个神话宫殿,但至少比你在神盾住得好多了。”

比阿斯加德也好。洛基想着。

“所以我需要做些什么才能赢得这个房间的居住权吗?”洛基看着他,问道,虽然还有一些事等着他去确认,但是现在有张床摆在他面前,洛基还是想好好休息一下。
“这么说来,的确有事情交给你。”托尼摸摸下巴,摆出一个思考的动作。邪神看着他,难得想把自己的嘴给拉上一条缝,他为什么要去提醒对方如何折磨自己!
“隔壁是洗浴间,你现在要做的就是好好清理一下自己,然后把你的行李放好去休息。”虽然神的行李可能只有他自己,但是托尼还是加上了这句话,他累极了,从早上被动起床(他要再讨厌一次肥啾)然后去神盾面对弗瑞,身心都不开心,再加上开了一路车,他现在就想吃点东西,好好坐下来喘口气。
但是很明显洛基不这么想,他用了一种压抑惊恐的目光看向自己,托尼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张嘴呛回去,“哦,你这眼神,搞得我像是什么中世纪奴隶主一样。”

很好,奴隶这个词让神瞬间僵硬了一下。洛基没忘记自己答应过对方什么,不然他也站在这里,还拥有了一个看起来不错的小房间。
他答应帮助凡人去完成关于魔法的实验,但他并不知道究竟要怎么完成,是什么时候完成,一切都是未知。这导致他在听到托尼让他去洗干净收拾好自己以为是某种活动的进行前兆,他紧绷着身体,陷入到一种诡异的纠结状态中。

“嘿!我说的不够明白吗?”托尼伸出一只手在他面前晃晃,“你这表情搞得好像我要对你怎么一样,就算我要对你怎么样,也等我休息好了再说。”阔佬一巴掌拍在他背上,指着房间,“现在立刻,马上收拾干净你自己,除了客厅和你的房间,暂时哪里都不准去,贾维斯会看着你。”

他做了个指眼睛的手势,然后不再搭理神转头朝着楼梯下,自己的实验室走去。

洛基看着对方消失在楼梯尽头,他呼了口气然后关上房门。
洁癖发作,他是该好好清理一下自己了。


托尼的确累了,这在接下来几个小时中没在客厅出现就可以看出,洛基猜他不是呼呼睡了过去,就是在忙着搞他的发明研究。
毕竟他没忘记对方是怎样一个工作狂人,这点上他们是有些相似的。
他在床上躺了下来,在换了一身干净的衣服后,整个人都觉得清爽了不少,只是……
洛基看着被自己换下来的衣服,上面灰尘仆仆,如果是魔法,他只需要一个清洁咒就可以搞定,洗衣服这种事可不在他的认识范畴里。
他想去找史塔克问问有没有清洗衣服的工具,但是这个念头很快就被否定,他不想再提醒对方还有自己这样一个存在,最好托尼会把他当成空气。

想也知道不可能。

洛基拉灭了灯,他在黑暗里盯着天花板发了好一会儿呆,直到眼睛开始出现酸软感,才闭了起来,去度过在中庭的第二个夜晚。



——————————————————

结果还是没有达标,最近状态不佳…写了删删了写,比较伤神。


一开始虐正剧,后果就是角色没怎么,反而自己被虐的死去活来,当然,精神虐,把控不走形好累。

希望没有偏到外太空,慢热故事,只能慢慢来酝酿。


最后一句,抖森生日快乐呀。

(其实是因为这个才要赶快发出来2333)


评论 ( 13 )
热度 ( 126 )

© 天青等烟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