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铁霜】如影相随 第三章 (痛觉交换梗,微铁霜情节,慎戳)

Summary:Odin觉得正是因为Loki无法了解疼痛的感觉,所以会轻而易举地伤害他人,于是他决定将Loki和他所攻击过的中庭之人,也就是钢铁侠,Tony Stark进行某种联系,达到痛觉交换。



洛基睡得很不安稳,但是他的身体却异常放松。大概是同阿斯加德地牢里的破床相比,史塔克提供的沙发显得异常柔软舒服,让他一沾上去就无法离开。
他的大脑在拒绝,他在做着一些不愿回想的噩梦,那些画面和片段不断地回闪,穿过自己的脑子,发出嗖嗖的声音,还有一阵压抑不住的笑声。雾气弥漫,从表面聚起形成一个个狰狞可怖的形象,像奥丁又像索尔,还像那些嘲笑自己的神们,一帧一画都在提醒着他成为了一个笑话。
洛基很清楚自己必须马上醒来,只要醒过来就可以远离这些令他难受的场景,但是他的身体却选择了背叛主人,洛基的眼皮牢牢黏在一起,整个身体都陷在这个该死的柔软沙发里动弹不得。

真舒服,我不起来。那些肌肉骨骼在冲着主人叫嚣,这一刻洛基恨死了自己的身体。

他迷迷糊糊的,眼睛无法睁开,所有的感官在黑暗包围下更加清晰敏感。他听到一些嘈杂声但是很快就消失不见,只留下一片寂静,仿佛空气也选择了静止,那些细微的颗粒弥漫在空间里,洛基被包围在其中,被自己的梦魇折磨,但是客观的存在却是异常安静。看起来他即使在精神里死亡,也只是昏沉着睡了过去没有然后。他并不恐惧噩梦,他只是有些烦躁,那些看起来令他感到折磨的行为,比起他在宇宙缝隙里度过的日子来说并不是什么,洛基只是不想去面对那些难看的面庞。齐达瑞军团在他眼里是愚蠢,一群只会叫喊着扩张不懂得严密计划的物种,轻而易举被自己掌握了弱点成为他的走卒。洛基懂得如何去逆转自己的困境,他没忘记言语的力量,银舌头,属于他的拿不走的一样宝贝利器,但是面对阿斯加德的众神时,他不是感到烦躁就是其他厌恶的情绪。就像是在外没人认识自己所以可以随心所欲的干着坏事,但是面对熟悉他的人不一样,他们会拿着自己去和伟大的雷神殿下对比,将他比照的一无是处,那些伴随而来的落井下石让他头一次感觉到这帮头脑简单的神也有了脑子,像是拿掉了什么智商抑制器一样。

哦,得了吧,面对一个毫无还手之力的洛基,不趁着他宛如败狗的时候踹上两脚,那就实在太浪费机会了。

就在他还被梦境所困扰的时候,下一秒,老实待在他身上的毛毯被用力掀了起来,伴随着清晨阳光的强烈光感,同时还有一连串惊恐愤怒的爆粗声窜进了他的耳朵,这让洛基彻底告别了噩梦,以此同时那些压抑他的窒息感也瞬间消失,神从黑暗中睁开了眼睛。
“哦!见鬼!该死的!为什么?!这是为什么!为什么这个家伙在这里!!!他居然还躺在这里!!!”有些耳熟的声音,正在自己的耳边发出一声又一声的质问,洛基眨了眨眼才将模糊的视线变得清晰,他看到声音的主人正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皱着眉头怀里还抱着块毯子。

史塔克给他的那块。

“铁罐头呢?!”被沙发客所震惊到的鹰眼侠一把将毯子丢回洛基身上,仿佛自己怀里抱着什么惊悚邪恶的道具,会在第一次触碰它的人身上施展魔法,让他看到自己最不想看到的人或事。
克林特紧绷着肌肉,他的面部表情从最开始的睡梦醒来一脸朦胧变成了那副陌生又熟悉的“美国英雄脸”,灰蓝色的眼睛里盛满了难以言喻的复杂情绪,他看着洛基,仿佛当初令他恐惧又难以抗拒的那种糟糕感觉再一次回到了自己身上,就在他看到洛基的时候。没有什么比自己的身体不被自己控制还要来的折磨,在他被控制的那段时间里,虽然克林特很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但是他无法停止自己的行为。他动了手,他掏出了枪对着自己的同事们扣动扳机,看着那些被打爆的头颅脑浆,没有一丝心软,有的只是完成任务的荣耀感,更不用说为了开启一扇门,他居然用了一种非常轻松不屑的语气管洛基要了一颗眼球。
那种不管不顾只想将整个生命全心全意奉献给对方的感觉真的非常糟糕。他无法忘记,当洛基的目光离开自己看向塞维格博士的时候,在自己心里涌现的巨大落差感是多么强烈,那是一种你一心想要将自己呈现给对方不求回报的感觉,他忠诚于那个神,他只想让对方的目光停留在自己身上!
克林特没忘记那种想法,一方面他在对着自己所做的事情感到愧疚,愧疚到死,另一方面却是对自己充满了恐惧,在他的内心里其实也有这一层见不得人令人憎恶的阴暗面存在,比他所表现出来的更为残忍。

“冷静!克林特。”这是娜塔莎的声音,她对着脸色逐渐阴沉下去的搭档喊道,修长漂亮的眉毛紧皱着。直到克林特深呼吸了几下,逐渐转为平静才将目光移回沙发上的邪神身上。
洛基正在把盖在自己脸上的毯子拿下来,他看着面色不善的两人,听着他们进行关于自己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的争论。索尔难道没有告诉这群新奇乐队的成员吗?让尽可能多的人来观赏到自己的悲惨模样?
他握着毯子,在那两道充满警惕和打量的目光里身体紧绷。该怎么说,这是两个神盾局的特工,一想到神盾局三个字洛基就觉得脖子上传来一阵阵的麻痹感。他的大脑在抽痛,无数的词语从记忆深处弥漫开,他不动声色地攥紧了那块毯子,压抑着呼吸不想让它听起来过分粗重。在两个训练有素的特工面前暴露自己的真实情况并不是什么正确的选择,虽然洛基明白自己即使没了魔法,也可以在一定的肉搏体力战里对付这两个渺小的凡人,但是,他感受到颈部肌肤所传来的金属感,那玩意儿在提醒着自己并非自由之身,邪神现在只是中庭之人的痛觉替身。他的一切都掌握在一个凡人手里,托尼 史塔克是不愿意自己的痛觉替身去惹事生非,他看起来并不像回去收拾烂摊子的人,或者说,只有他惹麻烦,麻烦的一切都别想找到他。

他将目光投向昨天对方消失的走廊那边,直到现在另一个当事人,大概算是,依旧没有出现在客厅,洛基不知道他是真的在卧室睡觉还是继续在工作室里忙,他拧起眉头,虽然不愿意多费口舌但是不代表他会傻坐着看那两人当着自己的面用眼神交流如何制服自己。
愚蠢。
他抬起手想放下怀里的毯子,下一秒就看到红发女人从衣服里掏出了手枪对着自己,而那只小鸟也摆好了战斗姿势。
“停止你的行为,洛基。”黑寡妇沉下声音说着,另一边克林特则开始指挥着贾维斯去叫醒大厦里的其他人,只可惜他忘记队长和博士都因为各自的原因并不在大厦,所谓的其他人就只有托尼一个,而他正在卧室里睡的天昏地暗。
“好吧好吧,叫醒他!让他看看自己的大厦里来了什么神奇动物。”灰金发色的男人用力眨着眼睛,嘴里不住的骂骂咧咧,他已经快控制不住自己想要将拳头砸在对方脸上的冲动了。

气氛凝重紧张,托尼就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了客厅。

他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身上还是和那对北欧神话兄弟们凌晨见面时穿的黑色工字背心,依旧没有穿拖鞋,洛基很确定他在来的路上又踩到了什么东西,因为那股酸麻感再次出现在了他的脚底。
“嘿嘿嘿,你们在干什么?上演什么战斗动作片吗?”刚'被起床'的大厦主人发出声音,他皱着眉头眼睛飞快的眨动,很明显还没有从一个昏暗的,适合睡觉的环境里回过神来,只是眼前的紧张局势让他必须马上起床。
他讨厌洛基,讨厌肥啾,讨厌娜………这个略过,托尼对于任何影响自己睡眠人和事因都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哦,佩珀除外,那是一个彻底掐住他死穴的存在。

“托尼,通知队长他们,紧急情况。”娜塔莎头也没动,但是却对着他说道。
“什么紧急情况?”发明家反问道,“那个街区出事了?”
黑寡妇挑了挑眉,终于转过了头看他。
“你都不惊讶这家伙的出现吗?”克林特倒退着走到他身边,发问。
“惊讶什么,洛基?今天凌晨他就在这里了,那块毯子还是我给的。”
“你是睡傻了吗?你把一个超级反派放回大厦里?”
“你才傻,死肥啾,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你知道个鬼。”
“闭嘴!”
“我……”

“好了!男士们,我相信你们可以吵上一整天了,现在,托尼,你能告诉我们发生什么事了吗?”娜塔莎把枪收了起来,但是仍然没有离开她的手指,她走到托尼的另一边,和克林特一边一个看向他们的队友并仔细观察着,一旦确认托尼有被控制的迹象,那么娜塔莎会毫不犹豫的在第一时间放倒对方,毕竟洛基的魔法他们都见识过,她不想托尼再经历一次克林特的遭遇。
“我头疼…让我冷静一下。”托尼在两位特工复杂的目光里揉了揉额头,“我需要一杯水。”

没人行动,娜塔莎和克林特四目相对,依旧看着托尼,直到他将手从脸上移开,冲着沙发边的洛基再次重复了一次,邪神才从沙发上起身,稍微举了举胳膊,示意他还被绑着,托尼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这次就算了,我希望下次你可以第一时间分辨出我的指令然后执行,驯鹿游戏。”顶着乱毛的钢铁侠说道,然后在两个受到充满疑惑的目光里扬起一个微笑。
他走到茶几跟前倒了一杯水,咕噜咕噜咽下去之后才摸着下巴考虑了那么几秒,然后在克林特的阻止了解开了洛基手腕上的束缚。
“嘿!我现在要怀疑你是被换了芯吗?铁皮铁罐铁人?”鹰眼大声说着,托尼翻了一个巨大的白眼给他,然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打了个响指。
“亲爱的,告诉他们。”他在对贾维斯说道。
“好的先生。”

“还需要我请你坐下来么?”托尼转头看向一边站着的邪神哼哼,洛基看了他一眼,依旧保持着诡异的沉默坐到了另一边,让自己离这个凡人远远的。
“切。”发现自己被嫌弃的万人迷先生发出一声冷哼,他转头看向那两位了解情况的神盾特工,露出一个夸张的表情,“所以暂时先把手里的枪放下来吧,虽然说娜塔莎你拿着什么都好看。”
“谢谢。”红发特工冲他露出一个微笑后收起了武器,这下她也选择给自己倒了一杯水,然后坐了下来。克林特再次朝着洛基发射出一种“我恨不得撕碎你但是我有脑子”的视线,他用脚发出重重的踏步声走向厨房,在缓过来消息前最好能和那些小甜饼在一起待着。
“所以你是要准备让这位……久住了么?”娜塔莎问道,洛基像是屏蔽了他俩,就连解开了绑住他手腕的绳子他都没有一点反抗的迹象。
“至少索尔是这么告诉我的,让他的兄弟在这接受惩罚。”托尼说着,他没让贾维斯把所有的事情说出去,比如痛觉替换,他只是交代忠心的AI管家告诉他们是奥丁的命令在起作用,他不想就这么快暴露与洛基的人联系。天知道被那群好事者晓得以后,自己就会有无数麻烦要去解决。他抽空瞥了一眼洛基,这个神好像又陷入了自己的异次元世界去了,居然乖的让他都没法找茬。
看看你托尼 史塔克,你什么时候对敌人都如此心软了,就应该趁他病要他命,落尽下石才对。
他听着厨房里叮叮当当的声音,希望只是肥啾在收拾吃的,而不是翻箱倒柜找那些被他藏起来武器,仿佛下一秒这家伙就会冲进客厅对着神扫荡一番。
“需要去看看他么?”托尼朝娜塔莎递了个眼色,对方很显然对于这种幼稚的发泄行为感到不屑,但是考虑到发生过的事情,她还是站起身,拿着杯子走进厨房,去疏导这个巨型鸟宝宝的心结。

洛基将视线拉回现实,他刚抬起眼睛就看到托尼凑过来的一张脸,眼睛倒映着自己的样子,焦糖色的眼眸深处蕴含着许多情绪。
“你要是再在我的沙发上发呆,我就向索尔提出申请退货。”托尼说着退了回去。洛基扯了扯嘴角,回击着,“求之不得。”
“然后再把你拉回来接着当苦力。”托尼补上后边的一句,“你要是想当个忧郁青年抒发自己的郁闷心情,我马上就安排你去个安静的地方待着没人打扰你。”
“神盾的玻璃房子?”
“没错,那最适合你。”托尼抄起手,“如果你要是还想证明自己有点用处的话,那么抱着那块毯子,起身,听我的指令走。”
“去哪?”洛基有些紧张,奥丁说过,如果史塔克赶走了他,那么代表自己又要回到从前的日子里去过活,虽然中庭同样让他厌恶,但是洛基却不想放弃难得的自由。

也只是相对的自由。见了鬼的自由。

“当然是不会影响别人的地方。”托尼从沙发上起来,俯看着神。他现在得好好想想如何安排这个编外人员干些什么,他有一大推关于神域未知科学,对,就那个魔法的好奇问题,但是很明显放任洛基在复仇者大厦里会引起很多麻烦,他闭着眼都能想象到结束任务回来的美国队长看见对方是什么样的表情,更不用说布鲁斯,万一把浩克刺激出来,那么代价就大了。
还好作为阔佬的托尼最不缺空余的地方,马里布还有一套他的别墅作为大本营,实验室的所有东西在那里也有一套完整的,除了佩珀和罗迪,其他人也很少会找到那里去。
他指了指被自己立在角落的红色箱子,那是一件便携式的钢铁盔甲,是他给神专门准备的。贾维斯会一直监控着洛基的状态,一旦在行动的过程中发生什么,那么盔甲会完全包裹住洛基产生强烈的电流给他来个“美式电卷按摩”。
“我想现在你最好先找个安静的地方把自己藏起来,毕竟就目前的情况而言,你真的很不讨喜。”托尼发出一声冷笑,洛基眨了眨眼睛,“所以你为什么不把我交给那些特工。”
“因为你还有点利用价值,再说你那个爸爸不是说了你是我的痛觉替身么,既然是我的东西那么不管好不好用喜不喜欢也是我的事,别人都别管。”托尼挑了挑眉,“现在闭嘴,带着箱子,然后和我去车库,趁着目前人还没回来,我已经没有更多的耐心为了你去花费口舌解释了,这是你哥应该干的事。”
“索尔不是我哥哥!”很好,这句话一直对他有奇效。
“关我屁事。”托尼朝他砸了个白眼,然后丢下他一个人在客厅里,回去收拾自己准备出发。



———————————————————————
终于OK了,期间深深怀疑了自己的原始大纲……最后还是决定自我放飞写一个正经的互撩故事(快够!)



评论 ( 15 )
热度 ( 116 )

© 天青等烟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