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铁】The Game12

Tony觉得自己经历了一个非常难熬的三小时,他摘下手套,接过助理递过来的手帕擦了擦布满额头的汗,看着护士将男人推出手术室。
他跟着,站在监护室外,隔着玻璃看着忙碌的护士们为他插好氧气面罩和输液管。Tony揉揉额头长呼一口气,等所有人出去后,才慢慢的走近病房。
Jonathan,不,Loki。这次的他没了以往的黑发,而是更为普通的金棕色,皮肤有些粗糙,带着新长出来的胡茬,只是闭着眼睛看不到熟悉的绿色眼睛,而且氧气面罩也十分碍事的盘踞在他脸上。
Tony俯下身帮他调整了一下管子,然后伸出手轻轻地摸了摸他的额头,额角边有一个小小的伤疤,手指扫过,麻酥酥的触感。他看到了护士帮他换衣服的时候,那些触目惊心的伤疤,除了枪伤,还有一个,在他肩胛骨旁边,拉出一道Z字型的伤痕,即狰狞却又充满野性迷人。
“Sir,已经很晚了,您需要补充一些能量来缓解疲劳。”Jarvis小声提醒着,Tony翻出手机看看时间,想了想,打开相机对着昏迷中的男人拍了几下,满意的带着微笑走出病房。

他还是很想看看,当Loki知道那天,被他强吻的人是他主治医生的时候,会露出怎样的表情。
相信一定非常有趣。

Jonathan苏醒的时间比预计的快很多,他转动着僵硬的脖子,然后对上一双熟悉的焦糖色眸子。
Tony露出招牌微笑,冲他挥挥手,“嗨~早上好!”
“???!!!”Jonathan瞪着一双眼睛,氧气面罩因为他急促的呼吸变的雾蒙蒙一片,Tony好心的帮他摘下面罩,手指有意无意擦过他的嘴唇。
“你……”Jonathan看着他,沙哑着嗓子开口,他试图说话,但是枪伤副作用让他一用力就会牵扯肩部的伤口。
Tony连忙冲他摆摆手制止了男人的行为,他倒了一杯水,然后慢慢的摇起病床,让Loki可以躺着也能坐起来。
“喝点水,或许会好一点。”Tony将杯子送到他嘴边,Jonathan看了他一眼,低头,慢慢的喝了起来。

他垂着眼睛的样子真迷人,Tony在心里想着。

“我喝完了。”男人抬起头,冲着有些发愣的医生说道,对方哦哦了几声,略不自然的收回胳膊,将杯子放在床头。
“我来给你做做例行检查。”Tony端起一幅医生派头,戴上听诊器,然后伸手去解开男人的衣服。
嗯?!Jonathan一脸问好,Tony面不改色心不跳,“方便听诊。”
近距离才发现男人的身材比远处看起来更棒,除了那些碍眼的伤口,这身材放去当模特绝对会让众多美国女性读者尖叫的。
Tony忍不住用手按了按,嘴里却说着这里疼不疼?有牵扯到吗?然后掏出体温计塞进男人的嘴里,让他含住。

明明嘴巴很好看,怎么吻技就那么差?

而病人Jonathan终于发现,自己的医生,好像和那天在小巷子里被自己顺手抓过来强吻的人是一个。
而且自己还把他当成了站街男,还掏了钱给他!

说起来,也不能全怪Jonathan。

Tony那天喝的晕晕乎乎躺在了椅子上,而他的角色也刚好喝多了酒,正站在小巷子里准备解决一下生理问题,裤子拉链还没解开,就被翻了个个推在墙上,嘴里还多了一条舌头。
要是他穿的自己标准的三件套Jonathan可能还不会随手拉他,但是那天Tony刚被Pepper尖叫训斥了一番,穿着T恤牛仔裤被丢出了家门,并且Pepper表示在他没意识到喝酒误事之前,是不会让他回去的!
看起来,Potts小姐非常有预见性,喝多了的Tony就这么被当成了站街男,还收获了额外的打车钱。

真是命运的安排。

于是Jonathan准备为自己的行为向这位医生道歉,他可不希望自己明天的药剂里会多了一些跳跳糖。
老Pine就被这么整过!
“呃……对不起。”Jonathan低沉着声音说道,Tony被他突然的道歉弄的一脸茫然,片刻后反应过来,勾起一抹微笑,“啊啊不用,何况你还付钱给我了。”
嗯……好像说错话了,Jonathan想装睡。

Jonathan几乎是医院的常客,对于一个凶案组跑外勤的警探来说,受伤几乎是家常便饭,早前他还会听从老Pine的话去医院诊所里包扎治疗,老Pine死后,只要不是生命危险和残疾,他都自己在公寓里自己消毒处理伤口。
对此Tony表示严重的反对,并且不由分说的规定以后Jonathan有任何伤病都必须来找他。
开玩笑!前几次自己不会救人,这次怎么可能有了能力好不用!Dr.stark在心里吐槽。
“Jarvis会第一时间通知我,就这么定了。”Tony摸摸自己精致的小胡子,冲着病人说道,对方看看握在他手里的手机,无奈的点了点头,“好吧……医生先生。”
“这才听话。”Tony心情愉悦的将手机还给他,然后大步离开病房,Jonathan看着他的背影,不由得微笑起来。

Tony几乎天天往他的病房跑,对于一个痛恨加班,到点必须下班回家的人来说,抽出大把时间呆在医院似乎显得非常特殊,pepper一度认为是哪位病人感化了Tony,让他如此上心。
事实如此,Jonathan恢复的很快,办离出院手续的那天Tony保持着他那张不开心脸走了一路。
还好有了先前的约定,这对Tony来说还算一个安慰。
对此Jonathan表示,Stark没法令人拒绝,而且是自己误会在先,他没有理由去拒绝Tony提出的要求,何况自己的证件还在他手里。
只是一个号码而已,Jonathan想着,他并不觉得自己还会见到Tony,毕竟受这种伤也不是经常。

他没想到,这个号码很快就会被用上。

Tony倒在自己的床上大口的喘着气,他的脖子被领带束缚了一整天,此刻他只想好好休息一下,然后再去搞点夜宵吃,真是见鬼,自己有多久没吃甜甜圈了,这个身体不吃吗?!
“Sir,我很抱歉的提醒您,由于您的体重增加和对糖分的过量摄入,Potts小姐禁止您在三个月之内吃任何甜食,尤其是甜甜圈。”Jarvis贴心的提醒道,Tony躺在床上,越发的不想动了。
“Sir,Mr.Pine打来电话,需要我帮您接入吗?”Jarvis问道,Tony一下子来了精神,“接进来。”
“Dr.Stark?你好。”男人熟悉的嗓音在天花板上响起,Tony翻了个身,“Jonathan?最近身体怎么样?”
“好多了。”对方小声说着,Tony眯起眼睛,这声音听起来和自己给pepper说谎的语气一模一样。
“嗯…Dr.Stark?我有件事情想请你帮忙,有空可以见面吗?”似乎觉得对方发现了什么,Jonathan飞快的说着来意,Tony翻了个白眼,“如果你愿意把Dr.Stark换成Tony,我想我会答应。”
又是一小会的沉默,不过很快,男人的声音继续响起,“Tony,我们有时间能见见吗?”
“时间?地点?要我去接你吗?”Tony说着,Jonathan呼了一口气,麻利的报出信息,然后说了谢谢和晚安,挂断了电话。
“啊哈……看起来明天无法正常下班。”Tony看着面前的地点信息,Jarvis体贴的帮他标了出来,离医院不远的一家咖啡馆,不过这意味着他明天可以偷偷吃一个甜甜圈了。
想到着,不能按时回家的郁闷一扫而光。

Jonathan的帮忙很简单,他需要Tony帮助自己混进后天晚上的一个慈善拍卖会,后厨和洒扫可不能进入会场中心,保安倒是不错的选择,只可惜作为Jonathan无法搞定于它向对应的信用咨询。
“所以你就来找我?希望我带你进去?”Tony咬着甜甜圈,焦糖色的大眼睛看向他,Jonathan点点头一脸严肃。
“可是我觉得你这样子穿女装一定会很显眼。”Tony露出一个恶作剧的微笑,Jonathan瞪眼眼睛看他,Tony很是无辜,“邀请函上可说了要携带一名女伴。”
Jonathan突然觉得面前的咖啡苦涩无比,在他被性别条件弄的一脸纠结时,Tony很是没形象的笑了起来。
“我开玩笑,对于Tony·Stark来说,男女伴都无所谓。”他眨眨眼,露出那幅熟悉的花花公子模样,Jonathan突然觉得本色出演还不如扮女装呢。

不得不说他的预感很正确,邀请函并没有限制性别,但是用了一个极其暧昧的词:伴侣。
这意味着他必须跟在Tony·Stark身后接受着来自四面八方的目光扫视,尤其是一些脸蛋漂亮身材火辣的女士。
他穿着黑色的礼服,Tony帮他选了一方墨绿色方巾的插在胸前,看起来总算有那么一点Loki的影子。
因为比起Loki,Jonathan实在是太过严肃,他是个非常好的警察。
好在他演技不错,对于四面八方的扫视或者暧昧眼神,他都纹丝不动,与其说是伴侣,更像是Tony带了一个非常英俊帅气的保镖。

“我觉得你需要笑一笑,或许更佳容易接近你的目标。”Tony凑到他旁边小声说道,他穿着深灰色细条纹西装,一条亮眼的金色灰条纹领带系在他的脖子上,就连方巾也是金色的,他微笑着,毫不费力的吸引着所有人的眼球。
“Tony!”Pepper在一边冲他俩微笑,Tony迅速调整了表情,然后端起两杯香槟朝她那边走去,临了还丢给Jonathan一个眼神。
“Hi!Pepper,这你今天看起来非常漂亮!”Tony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Pepper也同样微笑着,接过他手里的酒,“谢谢Tony,不过你可以解释一下今天晚上和你一起进来的那位先生吗?你要知道,我可不希望从今天以后,我需要清扫地位对象由女士变成了男士。而且!”她压低声音但是丝毫不减气势,“我不希望明天的头版头条是Tony·Stark宣布出柜!”
“嘿…放轻松pepper。”Tony摸摸鼻子,他在Pepper的目光里试图调解气氛,“我只是个被NYPD临时征用的可怜医生,你知道我后来几乎很少参加这种场合了。”
“NYPD?!”pepper瞪大眼睛看着他,“哦老天保佑!Tony你什么时候开始招惹警察了?!还是说今天有事情发生?!”对此Tony表示自己一定不会惹出麻烦,而且也不会有什么问题(哦大概吧)他安抚着pepper,然后搂过一个想要搭讪的金发美女,在pepper的白眼里离去,以此证明他真的除了吃吃喝喝不会做出任何举动。

当然,Jonathan他就无法保证了。

警探很顺利的完成着任务,他松开怀里的红裙女士,飞快的伸手扯下对方的一根头发,疼痛都来不及传递到对方的神经,Jonathan就带着礼貌地微笑离开。
他将头发放进自己的口袋,然后看着手里的信封,朝着人群走去。
显然带自己进来的人玩的很开心,Jonathan看着金发女人第三次准备把手伸进对方的衣服里,而Tony再一次喝高了,倚在吧台边,坐着椅子晕晕乎乎,他看着另一个女人试图去亲吻他,突然想起那天在巷子里的情形。
Tony的嘴巴水润光泽,非常柔软,舌头带着他往跟危险的方向靠拢,他嘴里弥漫着鸡尾酒的气息,香醇诱人。Jonathan没由来的烦躁感,他迈开步子走过去,一只手稳稳地扶起Tony,然后带着微笑看向那两个女人,“抱歉,他是我的。”
女士们相互对视,然后露出一个了然笑容,“OK,归你了。”
Jonathan点头示意,搂着Tony向门口走去,身后,是捂着额头的pepper。

她绝对能预感到明天的报纸标题了……
一定要让Jarvis全线封锁!


—————————————————

总是一不小心就超字数了_(:з」∠)_ (在晚睡就光头了啊喂!)

评论 ( 13 )
热度 ( 65 )

© 天青等烟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