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九门】明月照日山7(主副官/带一八玩)

哎哟妈呀,累死了。


洒家没糖吃,不开心:(

—————————————————————
今天的沈照月很不正常。

哪怕接触时间只有三天,但是按沈照月的性子,绝对是不安分的主,哪乱跑哪。
张副官略一低头就能看到她那长长卷卷的睫毛,一路上都低垂着眼,跟在他后边指哪走哪,就连路边买个零嘴吃的,沈照月全都接收一点也不挑。张副官心里翻了个白眼,直接从她手里端走了碗,沈照月眼睛红红满含泪水,泪眼汪汪的看着他一脸茫然。
“你不是不吃葱么?”张副官掏出手帕递给她,沈照月不接,把脸凑过去盯着他看,眼睛红红的跟兔子一样,等着他动手。
张副官拿小妖精一点辙都没有,从前是,现在也是。
他握着手帕帮沈照月一点一点擦着眼泪,这姑娘是个“见葱死”,喉咙细的跟漏斗一样,粥糊糊里飘的一点葱末她都能挑出来,而且碰到葱隔着老远都能流眼泪眼睛疼,闻着味就能吐,别说吃了。
张副官第一次见人吃个葱能把饭都吐了的,搞得掌柜以为她怀了,直冲自己挤眉弄眼。
就这样还直往嘴里塞吃的,眼睛都红了。
“吃不了就别吃。”张副官一点一点擦掉她的眼泪,手指偶尔划过她的肌肤,细腻的触感让他忍不住想去捏一捏。

还好忍住了。

“今天这是怎么了?”
“你看不出来啊?”沈照月嗓音带着沙哑,不像那些娇滴滴的尖嗓子小姐。
“看出来什么?”张副官问。
“我在哄你啊。”沈照月脸皮厚,面不改色心不跳。
是啊,她穿了张副官喜欢的蓝色,乖乖的跟了一路,连要吃的东西都比着张副官的口味来,自己却被小小的葱花弄的眼泪鼻涕直流。
张副官忍不住想笑,收回手两只胳膊抱在胸前看她,“哄我做什么?”
沈照月亮起眼睛看着他,“你好看啊,我喜欢啊。”

时隔五年,被同一个姑娘调戏了的张副官:…你哄错人了。

“?????”沈照月瞪圆了眼睛看他,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张副官还没来得及逗她,就感到一股掌风冲着自己袭来。
沈照月五指成爪,奔着他的咽喉而来,张副官向后躲过她的攻击,伸出胳膊抵挡着,又不敢下手对她,两个人在小巷子里拆了几十招,沈照月踢腿,裙角划过他眼前,张副官眼睛一花,觉得脖子一紧,回过神来,就看到自己衣服被扯开,衣服上的风纪扣不翼而飞。
“你!”他回头恼火的看向沈照月,却看到对方脸色发白,皱紧眉头。
“你的玉呢!”沈照月冷着声问道,她浑身颤抖,看着张副官又惊又怒。

得,玩大了。

张副官心里发毛,也不在乎刚才的事情,连忙说着,“玉送去修了。”
沈照月还是那副模样,仿佛自己认错人。张副官叹了口气,从口袋里掏出一截红绳,那是玉上边拴着的红线。
沈照月看了看,突然伸出拳头狠狠捶了面前的人两下。
张副官由着她捶,看着她又笑,“爽了?”
“滚。”沈照月翻了个白眼,一点都没有刚才的大家闺秀范,张副官正正帽子,面上挂着笑,不说话。沈照月恼羞成怒,但是老流氓毕竟是老流氓,她伸手抱着张副官的头,直接上嘴飞快的在他脸上左右啪啪各亲了一下,然后一脸得意。

操……张副官脸上发烫,觉得自己道行还是比不过小妖精。

他心里涌上一丝郁闷,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开口,“你当初……”
“没来找你?”沈照月挑眉,转身一屁股坐在台阶上,她卷卷头发,哼哼道。
不是她不找,是她压根就没机会。

沈照月那会刚从国外回来,没呆两天就听到家里给自己说了门亲事,她从小就没受过两天中国传统教育,自然秉承着自由恋爱的观念,她跑去和沈默群吵,一怒之下改了火车时间。

然后就遇到了张副官,沈照月美人见多了,但是就没有见过穿军装这么好看的。
自然推了他,然后利落跑路。

等回了北平,撂话给了沈家说是不嫁,给沈万楼气的啊,反手一记耳光打了出去,扇的沈照月两眼发黑。
他最是疼这个女儿,所以越气,当下抽了皮带狠狠打了她,沈照月咬着牙硬生生给受了,但是死活不松口认错,也不说那个人是谁。
沈万楼怒极,医生都不让请直接把人赶去跪祠堂,沈照月也是倔,一个人在冷冰冰阴森森的祠堂里跪了上半夜。她两眼发黑,左半边脸烧的疼,再加上一顿狠打,神智早就模糊,要不是沈夫人后半晌偷偷派人过去,指不定第二天就是一具尸体。
沈万楼后悔啊,说到底闺女是自己疼的,看着沈照月在床上高烧不断,疼的死去活来,再加上沈夫人一边闹,心里早就没气了,只求女儿能够醒过来。
人倒是醒了,可是舌头不灵没了味觉。再加上沈万楼那一耳光打的极狠,沈照月又烧了一场,连带着左耳朵也听不清声音了。
沈夫人抱着女儿哭的稀里哗啦,沈照月一动不动的抬头看着天花板,两眼空洞,到最后还是沈默盏过来劝她,说要不去法国再上上学,治一治,说不定还有救。
沈照月哑着嗓子答应下来,病一好就去了法国读书,沈万楼心里难过,却也无可奈何,只能由她去。
她在外边呆了两三年,沈默盏给她联系的是所军校,她学了新本事,改了新面貌,然后才回了北平。

“所以,我现在又是没味觉又是听不见。”沈照月指指自己自嘲着,“就是废物一个。”
张副官皱眉,走过去蹲在她面前,叹了口气把人抱进怀里。

“没事,我要你。”他说着。

沈照月眼睛发痒,那么要强、倔脾气的人眼泪突然大颗大颗的滚出眼眶,掉在张副官的军装上映出一点点深色的痕迹。
“我也想找你,我也想找你。”她哭着,“可是我来不及,沈家人多嘴杂,我要是找你肯定会有人提前上门的。”

这一哭,张副官觉得自己彻底要栽进去出不来了。
她沈照月就跟一池潭水一样深不见底,但是那水中月就是能勾着他心甘情愿往里边跳。
“我知道我知道。”他在她左耳边轻声说着,沈照月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这么多年的委屈一股脑的发泄了出来。她自己作的,所以她敢扛着,但是真的委屈。
好好的日子说被拉去嫁人就去,沈照月那会的脑袋根本想不明白,国外开放,她以为通过这种方式就能摆脱随意嫁人的命运,却不想传统在国内如此严重。
差点要了她的命。
好在沈家几代人都是留过洋的,沈万楼也是气她胆子如此之大。
没想到会这样,这么多年也不敢再提起这件事,也就随她去了。能找到自然是好的,只要不是什么罪大恶极之人,他沈家自然出的起金钱时间去改造一番,找不到,自己的女儿养一辈子又有何妨。

好在找到了,沈照月任由张副官给她擦着眼泪,心里想着。
她抽抽鼻子,张副官拉过她的手,两个人朝街上走去。
这回才是真正的约会去。

评论
热度 ( 13 )

© 天青等烟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