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九门】明月照日山4(主副官/带一八玩)

张启山编的一手好瞎话。
一撇一捺说的有鼻子有眼,沈照月拿肩膀撞撞齐铁嘴,朝着对质的两人努努嘴,“张启山?”
齐铁嘴看了她一眼,认怂的点了个头,沈照月满意,又问,“那你是?”
“在下齐恒,一个普通算命的,沈小姐叫我齐铁嘴就成。”
“哦~仙人独行齐八爷呐。”沈照月恍然大悟,“我就说,放眼长沙,敢这么撒钱横着的,也只有九门之首张启山,张大佛爷了,不曾想八爷也来了。”

可不是,都跑到别人地盘上了还不消停!来自远方的解九挥舞拳头吐槽。

“沈小姐,我们也是有苦衷,还请您不要说出去。”齐铁嘴想了想,拱拱手,补了一句。沈照月一脸好笑,“不然呢?你说我干嘛要把新月往他身上推。”
那边尹新月挽着张启山,眼球黏在他身上,帮着腔认定他就是彭三鞭。

齐铁嘴看着两人,神色多了一些不自在。

“有件事,还想请问一下沈小姐。”齐铁嘴小声问着,对方给了个继续的眼神。
“在下想问,沈小姐可否推荐下这京里出玉的路子,我想打块玉。”
沈照月摸摸下巴,想了想,“你是问对人了,早前我是有块玉来着,家里人养的,只可惜刚回国就丢了。”她有些诧异的看着齐铁嘴,“哎我说,我也没带玉,你怎么就知道找我打听玉呐啊?算出来的?”
齐铁嘴笑了笑,眼镜衬的他书卷气浓重,可又透露出一点商人的狡黠。

“我这不光算了您知道,还算出您这玉丢哪了。”

脑子里突然晃过一些画面,沈照月愣了下神,记不清,只看到眼前齐铁嘴笑的意味深长。
“你………”沈照月想问些什么,话未出口就听到人群突然吵嚷了起来,那边张启山和彭三鞭都摆开了架势,看样子要比试一番。
一会儿再问你,沈照月指指齐铁嘴,对方回了她一个大大的微笑,朝张启山走去。

“怎么办,照月,你说他会不会有事?”尹新月脖子伸长,一脸担心,沈照月戳了戳她的脸蛋,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你还没过门呢,别一惊一乍,他要是连这么个愣货都打不过,你也就别嫁了,直接跟我回沈家吧。”沈照月一脸淡定。
“呀!”尹新月挠了挠她,别过头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情况。沈照月面上挂笑,也看了过去,发现了点新鲜事。

怎么这齐八爷的表情也和这小丫头一样…?

张启山赢的毫无悬念,尹新月急忙走过去,拉拉胳膊上上下下打量着,看他有没有受伤,齐铁嘴本来也想过去,看到张启山身边有了人,就没动了。
沈照月看看他又看看张启山,一脸正直又带着三分八卦一分猥琐的凑过去开口,“你喜欢他啊?”
“哎哟妈呀!吓死人了咳咳咳咳!”齐铁嘴冷不防背后有人,一下被口水呛着,咳得满脸通红,沈照月面上毫无愧疚,还带着笑去帮他拍背顺顺气。
“沈小姐,人吓人吓死人呐!”齐铁嘴接过她递来的手帕,擦了擦眼角,对方甚是无辜,“我这么大个人八爷都看不到,这一心一意看什么呢……”
“我没…没…没看人,别瞎说!”齐铁嘴连连摆手,把头摇得飞快,沈照月啧啧了两声,一副我懂我懂,“我这还没说你看人呢,八爷还真是主动。”

齐铁嘴:………

沈照月弯弯嘴角,摆出一副痞子架势,“要不,我们来做个交易,你帮我找到那块玉,我帮你搞定张启山,可好?”
不好,一点也不好,齐铁嘴想说话,但是鬼使神差的没拒绝,沈照月看得明白,飞快的补了一句,“不说话就当默认,好了你同意了。”

世间竟有如此无赖之人?!
齐铁嘴扶了扶自己的眼镜,有些无奈,“沈小姐看出来了,你都不惊讶么?”
“惊讶什么?我在美国法国读书的时候什么没见过,你这小揪心的表情,一掐一个准。”沈照月一脸得意,欠揍十分,她和齐铁嘴说着悄悄话,挨的近,背后扫视的目光一下接一下,齐铁嘴看她背对着人群咕咕发笑,也跟着笑起来,“你怎么了?”
“有人吃醋了呗~”沈照月摊手,拍了拍他的肩膀,“有消息随时通知我。”
和对方达成协议,沈照月让人收好拍下来的物品,心情极好的离开新月饭店。
打发了尹新月,张启山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笑这么开心,说什么呢?”
“帮张副官抓姻缘呐。”
“帮他?”你怎么不关心关心我?张启山没问出口。
齐铁嘴推推眼镜,笑的讨喜,“嘿嘿,佛爷,您这也累了一天了,休息休息吧,我呐趁最后这点时间出去转转,也淘点新奇的玩意儿。”说罢就要走,张启山一下拽住他的胳膊,眼神晦暗,“我跟她,没什么。”
“我晓得晓得,佛爷快去休息吧。”齐铁嘴乐呵呵,张启山看他笑,想伸手扯他的脸,但是又想起自己不在张家,只能作罢,眼瞅着齐铁嘴哼着小曲儿出了门,他莫名的烦躁起来,没搭理想来攀谈的人,直径回了房间。

火车站
二月红夫妇看着多出来的两个姑娘,有些诧异。
尹新月大大方方,朝两人打着招呼,拿着行李上了火车,沈照月也跟着问了好,看着齐铁嘴,对方认命的接过箱子,帮她搬了上去。
“这是?”等坐好,二月红看向张启山,疑惑道,后者没回答,尹新月笑容甜美,帮他解惑,“我是尹新月,是他的未婚妻。”
“啊?!”在一边安静的丫头有些吃惊,连忙看向站在门口的齐铁嘴,又觉得有些不妥,只能硬生生转了个弯,看向沈照月,“这位小姐?”
“二爷、夫人好,我是新月的朋友。难得八爷邀请我,我就厚脸皮来了。”
“这是哪里的话,沈小姐客气了。”丫头连忙说道,末了冲她感激地一笑。
沈照月眉眼弯弯,好脾气的站在一边,看着他们说话。
“哎哟这说了这么久,你们饿不饿,我可是饿了啊,二爷要不要去吃点东西?”齐铁嘴看着融洽的气氛,自觉多余,开口说道。
二月红问了问丫头饿不饿,然后才对他说不去了,齐铁嘴又去看张启山,没想到尹新月和他同时拒绝,齐八爷失笑,“得,你俩这默契的,那我就去吃饭喽,拜拜。”
“八爷等等,我也去。”沈照月看的明白,接了话茬,和几人点了点头,跟着齐铁嘴朝餐车走去。
张启山看着两人离开,有些气闷,也不想再多说话,二月红晓得缘由,便带着夫人说去走走,留下尹新月两个,大眼瞪小眼。

“这个这个这个,都来一份。”沈照月招呼着列车员,齐铁嘴看着面前的菜哭笑不得,“你这吃得完么?”
“吃得完啊。”沈照月乐呵呵,捞起一大口菜塞进嘴里,齐铁嘴还没来得及拦她,沈照月一口辣酱就咽了下去。
“你这…不辣么?”
“啊?这是辣的吗?”沈照月看看菜,难得有些尴尬,“我以为是红的……西红柿。”
“你吃不出来味道?”齐铁嘴问道,沈照月缩缩肩,“嗯,几年前病了一场,就吃不出味道了。”她指了指自己的左耳朵,“连带这只耳朵也听不清声音了。”
“我说呢,今天叫了你好几次,都没理我。”齐铁嘴这才反应过来。
“你没看新月一路都是站我右边说话的。”她略过话题,指指其他的菜,“这些啥?什么味?”
齐铁嘴笑笑,帮她夹好菜,告诉她这是酸的,这是咸的,这是辣的,沈照月叹气,心里苦笑,对她,哪有什么味。

火车的包间并不大,六个人呆在里边显得有些拥挤。丫头身体不好,众人尽可能留出多的空间给她,二月红道了谢,抱着她让她睡的舒服点。尹新月轻轻摇了摇旁边的沈照月,朝外边努努嘴,沈照月了然,把大衣穿好,拉开门陪她走了出去。
“我去厕所,照月你等等我哈。”尹新月摇摇她的胳膊。
“去吧去吧。”沈照月挥挥手,凑到车窗边发呆。

彭三鞭从车顶上跳下来,就看到倚在窗边沈照月,两个人目光一对,还没反应尹新月就甩着湿漉漉的手出来。
“照月,我们……”
好嘛。
碰一起了。
沈照月不动声色把尹新月拉到身后,往门口推,彭三鞭啧啧两声,“赶得巧,正好见面了。”
“大哥你谁?”沈照月嘴欠,想转移他注意力让尹新月跑回去,彭三鞭啐了一口,“妈的就是你这丫头片子打了老子,还装不认识,正好你俩都在,老子今晚都带回去,一个当夫人,一个当小妾!”
“彭三爷,听过北京话没?”沈照月笑呵呵,握了握拳头,“孙子,操你大爷。”
几乎一瞬间,沈照月把尹新月往门后一推,抬手把大衣丢出去,关了门也往回跑。
笑话,打七八个还成,这一窝还是省省吧。

“追!”彭三鞭一脸怒火,动静引得车厢内的其他人都大叫起来,沈照月躲过背后打来的鞭子,在地上打了个滚,站起来。

好像只能打了。

她吐了口唾沫,出手快准狠照着最近的倒霉玩意打了出去。
老天感谢,她当年被赶出去送到外边读的是军校,好学歹学还是有点底子,可惜出门把枪袋子丢车厢了,不然那还用得着冷兵器啊。
沈照月夺过一把武士刀,冲着面前的人捅了进去,速度飞快,拉出一长串血丝溅了一脸,彭三鞭没想到她会下狠手,抽鞭子对着她就是一下,沈照月堪堪躲过,两边不断有人冲过开,她飞快的拎起刀,几乎在瞬间划过对方的腰腹,血花飞溅,等张启山过来就看到糊了一脸血的沈照月跟那砍来砍去。
“小心!”张启山顺手抄起餐车上的酒瓶,扔了出去,直直砸到正准备冲过来的人脸上。
“佛爷您可算来了。”沈照月往后退着,她把被拉了好几道口子地西服外套脱了一丢,里边白衬衣稍稍渗了点血出来,疼的她直抽气。
“这里有我,你赶紧回去让二爷包扎一下。”张启山把她护到身后,沈照月皱眉不同意,张启山摇了摇头,“我还不需要一个女人为我出头,你回去帮着二爷照顾她们几个不会武功的。”
“那佛爷小心,我先撤了。”明白自己可能当个累赘,沈照月扭头就走,帮不了忙那就别添乱。

尹新月还在着急,沈照月就一脸血的走了进来,吓得丫头惊呼了一声,脸色苍白。二月红连忙上前查看她的伤势,沈照月摆摆手,两个人守着包厢的门,听着动静。
隔了很久,才听到脚步声朝着里走来,门推开沈照月一拳打了过去,被张启山牢牢抓住。
“都解决了?”二月红问道,张启山松开沈照月,点点头。
“这家伙,吓死了。”齐铁嘴拍拍胸口,喘着气,“佛爷您没事吧?”
“我没事,沈小姐你?”
“没事,别人的血。”沈照月坐下,掏出手帕擦了擦脸上沾到血迹,尹新月不放心,有仔仔细细检查了一下才罢休。
“再过几个时辰就到长沙了,日本人估计不会傻到在伏击我们一次,睡吧。”张启山坐好,二月红也坐了下来,“那彭三鞭?”
张启山没说话,只是看了他一眼,二月红马上了然,“也好,省的日后麻烦。”他拍拍丫头的手,将人搂得紧了些。
一车人总算安静,沈照月累的眼皮打架,缩在角落就睡过去了,尹新月接过丫头多余的一件大衣盖到她身上,才凑到张启山旁边,可怜巴巴的挽着他,靠着睡了过去。


“呜——”
一夜过去,除了彭三鞭,似乎并未影响到一行人的情绪,沈照月谢过丫头的衣服,抬手扎了扎头发,跟着下车。
张家的车早早就停在车站口,张副官穿了一身便装等着他们。
沈照月最后下来,张副官一抬头,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虽然个子高了,头发也长了,但是那双眼睛他却怎么都记得。
对方打量了四周,才跟着张启山走到车面前。
“先送二爷和夫人回去。”张启山吩咐道,张副官眨了眨眼,从愣神中反应过来连忙去开门,他没敢再去看沈照月,倒是对方突然笑着出声,冲张启山说道,“佛爷,你们张家的兵都这么好看呐啊。”

一句话,仿佛把时光带回到五年前的夜晚,也是这个车站,沈照月对着自己说了这句话……





—————————————————————————————————
总算见着了

我可能会写苏,但是……

这种纯撩汉的文,爽了就行哈哈哈是吧;)

评论
热度 ( 17 )

© 天青等烟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