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铁霜】如影相随 第十六章

他应该很少做噩梦的才对,洛基想到。

那些无尽的岁月里,在最初,的确有一些值得用美好形容的回忆令自己感到留恋,他保留过它们,全部装到他的梦境匣子里,偶尔心情好的时候会拿出来翻一翻。

直到后来,在发生了一些事情之后,这些匣子里再也没有增加过新的东西。他将梦境从自己的大脑里移除得干干净净,不管是好的还是坏的,神族不想在一片虚无里找寻存在感,幻境越是真实,他越是能感受到在现实的无力。

 

这种真实,有时候令他感到害怕,神也会分不清自己是否真的经历了这些。

 

就像他能够清晰地从黑暗里看到凡人脸上的伤痕,每一道鲜血里都夹杂着尘埃,比他脸上的皱纹还要多。他了无生气的躺在地上,和那些散落的钢筋石块没有任何区别——空洞无物的眼神,没有起伏的胸膛,光明与希望失去了原有的寄托,争先恐后地逃离着凡人的躯体。

他想要替人类抓住那些光斑,这场面不应该出现在自己的眼前,纵然洛基的确设想过复仇者们全都消失的画面,但他绝对不会有多余的情绪产生。

可他还是做出了相反的举动,绝望和惊慌包裹着他的身体,令他睁开眼睛的第一件事就是寻找“死掉”的凡人,将他拉入怀中。

洛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举动,拥抱对他来说太过奢侈,对别人也一样,他只能试图从身体本能的方向去理解,因为他们之间被赋予了魔法有联系,因为他能感知到凡人的内心才会这样行动。

 

他不想承认自己是因为担心对方才会如此,这不应该发生在他的身上,邪神不会同情任何人。他的心脏应该如同他的外表一样,冰冷的可怕,在触及表面后只会感到彻骨的寒冷顺着指尖一路蹿升,没有温度可言。

 

洛基是冰冷的,从任何方面来说。

 

这种认知同样存在于托尼的大脑里,因此当他看到神眼里流露出的惊慌失措之后,一度以为自己产生了幻觉。

那是种极度关心与紧张的表现,他曾无数次在佩珀眼里看到过同样的神情,仿佛自己是一件即将消逝的易碎品。托尼说不清自己应该抱有怎样的心态,洛基看上去并没有往日里的冷静自持,他牢牢地禁锢住自己,仿佛托尼·史塔克下一秒就会化身脆弱至极的气泡随时消失在空气之中。凡人甚至能感受到他身体发出的细微颤抖以及猛烈的心跳――每一下都在透过胸腔传递给自己的神经,这让他放弃了推开小鹿斑比的想法,改为接纳这个意外的怀抱。

 

老实讲,被恶作剧之神主动拥抱,或许也算得上一件值得炫耀的事情。

 

虽然这的确有些超越了他俩默认的关系和相对的距离,可即使明显察觉到怀里人的僵硬,洛基依旧没有松手,直到人类彻底放松下来,他才恢复冷静,将自由的呼吸空间还给对方。

强烈的失落感自心底涌起,托尼不露痕迹的环起双手,将手掌靠近胳膊覆盖住被神族碰过的地方,想要保留住那一丝温暖。

 

至少对于他来说,刚才的邪神,是温暖的。

 

“我想你需要换个地方休息?”托尼问道,那些神族生来体型高大,他相信那张矮小的安全椅并不能满足神的需求。

但是洛基拒绝了他,索尔就在外边,他只要踏出这间屋子,下一秒那个金发大胸说不定就会从某个犄角旮旯里窜出来拦着自己说话。他还没准备好面对自己的兄长,万一自己忍不住在对上那张傻脸之后捅他两刀,那么这场所谓的九头蛇收缴计划就要变成邪神的主场了。

“你又不能永远躲在这里,我也是要吃饭睡觉上厕所的。”托尼十分轻易地戳破了对方的想法,他从操作台上扯过自己的外套,对着洛基说道。

“你们总不能永远不见面,我已经被傻大个堵了好几次,他不敢找你,只能让我来当说客。”

 

所以你要把我交出去好让他羞辱我吗?洛基在内心吼道,他还是做不到在面对索尔的问题上冷静,这就像个充满魔力的词,永远都能把安静如空气的邪神变成一团烟火,噼里啪啦的炸响在半空。

 

“我不会替你做决定的。”托尼看着他,一脸平静,仿佛自己面对得不是囚徒而是其他普通人,“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我就负责帮他传个话,如果你不想去,那么我让贾维斯带你回房间,他会让索尔和你错开通道的。”

 

他没忘记洛基在大厦房间里抗拒的神情,他答应了对方的请求,而现在,这个请求时限依旧有效。

 

 

索尔在门口踌躇着,他难得会因为一件事而陷入纠结的状态。而眼下,这件事情正发生在自己身上——雷神不知道怎么做才能敲开面前的门。

驾驶室,里边布满了各种花花绿绿的按键,一看就是属于史塔克的地盘,而他已经在里边待了至少五个小时。

洛基也待在里边,他紧跟着人类,避免一切能和索尔谈话的机会,而史塔克不知怎么想的,居然也帮着这个小混蛋一起躲着自己。

这样的认知令雷神有些沮丧,属于他们兄弟二人的距离仿佛从一开始就没有缩小过,反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大,有时候索尔不得不去思考,究竟是什么地方出现了差错,才造成了今天的局面。

 

很快他就放弃了思考,索尔听到门锁打开的响声,史塔克从里边走出来,带着一脸的倦意,他朝金发大胸二号挥了挥手算是打了招呼,然后在哈欠连天中离开。

索尔有些紧张地盯着大门,他意识到洛基还在里边。

黑发青年果然走了出来,索尔动了动嘴唇,上前一步想要推开门找个单独的空间和他说话,但是洛基飞快地转身关上门,然后看着走廊的另一端对索尔说道,“去那边。”

 

他不想因为自己的“不开心”而毁了凡人的工作间。

 

当他们走到另一边时,索尔迫不及待地想要确认他是否安好,从来地球到现在,他已经耽搁了太多时间去询问对方。

绿眸邪神看着他,露出一抹冷笑。

他看起来像是很好的样子吗?洛基克制住想要扎刀的冲动,迫使自己努力耐下性子听对方讲话,哪怕他一点都不想接受对方虚情假意的问候,这使得自己的处境看起来更加可笑,他什么时候变成了需要被同情怜悯的存在?这两个词像是带着滚烫的高温,烙印在他的身体上,发出皮肉烧焦的刺耳声。

 

“嘿,你听到我说的了吗?”雷电之神皱着眉头看向自己的兄弟,他看起来就像是站在自己面前灵魂出窍一样。

“保护那个人类,别让他受伤。”邪神望着他,重复道,“所以呢?你来就是提醒我作为奴隶的义务吗?”

“你不是奴隶。”索尔不喜欢听到那个词。

“谁信呢?”洛基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他指了指自己的脖子,那上边戴着一个耻辱圈,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自己的境遇。

“满意你看到的一切吗?我是不是很符合一个理想中阶下囚的形象?带着项圈,上边刻着主人的名字,每天卑躬屈膝的跟在他后边,带着讨好的笑脸迎接他的赏赐,多么完美的场面,就差给你搬个椅子来欣赏了。”

“洛基!”索尔一瞬间拔高了声音,见鬼的,他真该在出门时把口枷带上,这样在对方喷洒毒液的时候可以用它去堵住那张尖酸刻薄的嘴。

“你知道我没有那个意思。”雷神想要按住他的肩膀,却在对方冰冷的目光里止住了手。“我知道你看过九头蛇的资料档案,你应该明白他们不是普通的犯罪分子。”

 

他努力聚集起自己的耐心,对洛基解释着。

“那些人类,虽然在你眼里并不算什么,可他们依然具有极强的攻击性。我无法要求你做到多少,但是史塔克,保护好他应该是你职责所在,你不能拒绝。”

 

看看他的好哥哥,多么理所应当的要求啊。洛基盯着他,嘴角微动。

 

“你能指望我做到什么程度呢?”他说着,语气里带着一丝嘲讽,“我失去了魔法,被放逐到另一个星球成为别人的阶下囚,我甚至不能太过远离他。拜你们众神之父所赐,我现在形同废人,除了依靠这副身体给他挡子弹,你还想让我干什么?”

“......我......只想和你要一个保证,保证你会跟着他。”

“我保证,你相信吗?”洛基歪着头反问道,苍绿色的眼眸仿佛能看穿一切,“这么久以来,哥哥你永远都不知道该怎么掩饰自己的情绪。”

他主动上前,拍了拍雷神的侧腰,从腰带的缝隙里抽出一截细细的金线捏在手里,那是记录誓言的小玩意,如果洛基敢用文字游戏去逃避许下的诺言,那么这条线将会成为他身上新添加的诅咒。

洛基并不害怕这些小玩意,他作为诡计之神,到最后总能想到完美的理由来逃脱束缚,直到有一天,恼怒的侏儒将金线缝到他的嘴上作为惩罚,他在极端的苦痛中看到自己的嘴唇皮肉翻飞,变得鲜血淋漓。

那些线沾染了他的血迹,从那时开始,洛基的谎言便再也无法对着它生效,它突然变成了一道禁锢邪神的枷锁,而现在,索尔将它们带到了自己面前,洛基不难猜出他的用意。

 

一切都是可笑的,对于自己,对于其他人来说,那些属于他的保证仿佛成了分文不值的碎屑,永远都无法拼凑成一幅完整的画面,而他早已习惯这种待遇。

他应该拒绝的,就像从前无数次的那样,在发现对方手里藏着这条束缚之后开始思索逃离的可能,他不会轻易踏入准备好的陷阱。

但是那个梦,洛基抿紧的嘴唇,皱起眉头。

那个梦里,有着受伤的托尼。

消散的不安重新回到他的心头,形成一团阴森的雾气,他没能忘掉那一瞬间的感觉,这是不属于自己的情绪。为了一个凡人,他将理智与冷静从大脑分离出去,直到对方完好无损的出现在他面前,听起来多么荒唐。

 

神压下心底的异样,他微微思索着,在那股复杂情绪第二次被压下去之后,将那截金线缠到手指上,然后看着索尔缓缓地开口承诺着,“我将尽我所能去保护安东尼·史塔克,我保证。”

他变得平和下来,安静地等待着咒语的产生,随着誓言的结束逐渐变为亮起化为金色的光芒,洛基在盯着它,这让一小部分金色很容易就躲进了他的眼里,混在一起形成一种新的颜色,干净而柔软。

索尔突然涌起了一丝愧疚,这样温柔的洛基似乎许久都不曾出现在他的眼前。曾几何时,邪神也只是个普通的少年,跟随在自己身后,可他没有在意。

一直到某天,那个陌生的洛基出现。

 

而他,居然现在才开始怀念从前。



————————————————

不出意外,这周应该还有更新,嗯。

(明天考试我还这么作死,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睡了!)

评论 ( 12 )
热度 ( 90 )

© 天青等烟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