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铁】巨怪和传说 1(霍格沃茨AU,短篇)

说好的霍格沃茨AU霜铁~Tada~


设定:格兰芬多铁/斯莱特林霜

想想又是一场狮院和蛇院的纠缠往事,心情就格外愉快~

(GGAD大法好!德赫大法好!)


一切源于一次麻瓜游戏,Clint作为国王牌要求Tony进行一次冒险,这让他经历了一场午夜探索并由此认识了一个人。


————————————————————————


“哦!Tony Stark!你怕是格兰芬多里最愚蠢的那一个!比‘兔耳朵’都蠢一倍!!!”


兔耳朵,格兰芬多里一个长着招风耳,小兔牙的高个男孩,有着一双总是刚哭过的眼睛,红彤彤,男孩们背地里叫他兔耳朵,而他的成绩恰好又不是那么乐观。

这足以证明说话的主人对自己智商的厌恶,Tony Stark,格兰芬多五年级生,在此刻,一个正常学生都会进入梦乡睡觉的时刻,拎着一盏马灯,鬼鬼祟祟地穿梭在巨大的走廊里。
全拜Clint Baton所赐,哦这只该死的肥啾!Tony在微弱的灯光里咬牙切齿,如果不是这只小鸟,他怎么会沦落到这样一个伤心的地方。

时间倒回三个小时前——

“哦豁!你输了!接受惩罚吧!”Tony站在休息室的沙发上,居高临下地望着面前的人,露出得意洋洋的微笑,如果此刻有一条尾巴,那么它一定会翘在天花板上。
“闭嘴吧你!”输掉游戏的人一脸嫌弃和不甘地扔掉自己手中的牌,在起哄声中拿起面前的一小瓶黑色不明液体,放到嘴边。
“喝!快喝!”Tony从沙发上跳下来,瞪大眼睛催促道,他一只手撑着膝盖,另一只手则是在身边好友的后背捏来捏去。


他一激动就要在手里捏点什么,可怜赫奇帕奇的Steve,被他捏的涨红了一张脸,但是当事人丝毫不知情,他只是两眼盯着那瓶小东西,仿佛上边沾满了神奇魔力。


那可是他和好搭档Bruce一起在魔药课上搞出来“好东西”,虽然还没有进行最终试验来确定是否成功,但是眼下有一只现成的小白鼠来替他们完成最后的步骤,何乐不为呢?


倒霉蛋Clint Baton就是要接受惩罚的人,他现在是真的后悔将那个麻瓜游戏带进霍格沃茨,毕竟麻瓜们的惩罚只是小打小闹,最多不过是裸着身子在众人面前跳脱衣舞,但是霍格沃茨,哦老天!这该死的魔法世界,天晓得有多少种恶作剧方式在等着自己。
喝掉“惊奇魔药组”兄弟的新玩意儿,说真的,你们没看到魔药前面有“惊奇”两个字吗!Clint还不想自己这么早就离开这个世界,他还没有谈过恋爱,没去和喜欢的女生接吻,没有通过O.W.Ls考试,他甚至还没有毕业!


他可不想成为赫奇帕奇史上最年轻的鬼魂,从此游荡在整个学院中,最后和那只总在女厕所徘徊的Myrtle在一起,她在那“活”了快一个世纪了!


但是眼下,自己似乎别无选择,尤其是在Tony的嘲笑声中,这个被神眷顾的小天才,要不是他们从晚饭前就黏在一起,他很怀疑这家伙背着所有人偷偷喝了福灵剂,到现在为止,他可是一个回合都没有输掉。
“别嫉妒,Clint,我可是有着整个霍格沃茨最聪明的大脑,记几张牌对我来说,简直就和通过纳斯维斯教授的魔药课一样简单。”Tony十分欠揍的补着刀。

要知道魔药课历来都是学生心目中的噩梦,古有西弗勒斯,今有纳斯维斯,都喜欢让学生们喝掉自己亲手制作的魔药。
恐怖至极的恶趣味,而除了“惊奇魔药组”每一次都圆满完成任务躲过喝掉这一项时,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过惨不忍睹的经历。

“赶紧喝了我们下一局。”格兰芬多的小狮子煽风点火道,“还是说你不会要耍赖皮吧?”
“滚你的!你才耍赖皮!”Clint一脸恼火,虽然他是有那么一点想法,但是很快就被气愤占据了大脑,于是干脆破罐子破摔,眼一闭心一横将那瓶黑呼呼的据说是麻瓜们用来治病的灵丹妙药喝了下去。

 

“哇!!!”被中药苦到的鹰眼同学一嗓子叫了出来,伴随而来的是众人丧心病狂的笑声。


基于此情景,那么托尼被抽到国王牌的Clint报复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他只是没想到小鸟会让自己午夜探秘,这样的违纪行为居然还得到众人的一直推崇。

 

谁让他一直不留余地的得罪完了所有人。

 

“但愿今天守夜人会和他爱的肥皂剧相亲相爱。”tony嘀咕着,在诡异的安静中到达目的地。

历来学校都不缺灵异故事,尤其是一所魔法学校,这些故事只会更加稀奇古怪,但大多数都被证实只是一些恶作剧,他们讨厌皮皮鬼。

 

“这个还没有被证实。”Clint压低嗓子说道,“你们知道最近的那个传说吗?”

“你不说我们怎么知道。”Tony对这种开场白嗤之以鼻,但是Clint很好的无视了这句嘲讽。

“传说在六楼的级长盥洗室有一只可怕的寒冰幽灵,每到午夜都会在里边徘徊着,寻找自己的眼睛。”

“得了吧,盥洗室的幽灵不是只有Myrtle吗?她每天都在那哭呢。”Tony回击。

“据说这只幽灵通身蓝色,眼眶发红,走起路还会发出嘶嘶的声音,如果有人闯入他的领地,那么下场一定是......”Clint用拇指在脖子上比了一下。

“你不是说他在找眼睛吗?他又怎么能看到闯入者。” 依旧是吐槽的Tony。

“这个幽灵出现在霍格沃茨的时间还不长,又因为只在午夜徘徊,所以守夜人才没有来得及通知校方,因为他们还没有真正抓到这只新来的客人......”

“守夜人都不知道你又是怎么这么知道的?”这还是吐槽的Tony。

“但是,这个幽灵还是被学生看到了,有一对爱情鸟在寻觅约会地的时候误打误撞来到了这里,然后看到了幽灵,他们被那副样子吓坏了,于是脑袋发热攻击了它,但是很不幸,那幽灵可不是学院里只会恶作剧的家伙,它掏出魔杖反击了......”

“等等,你不是说幽灵吗?幽灵怎么会碰到具象化的东西?难道它还有一根幽灵魔杖吗?”

“它先是攻击了女生,因为她尖叫的声音实在太大,会引起旁人的注意,可怜的姑娘在被封闭了声音,直到三天以后才能开口说话,但她丝毫不提那晚发生了什么。”

“失声魔咒。”Stark在心里补充着。

“至于男孩就没那么幸运了,他被击昏吊在天花板整整一个晚上,要不是科尔森教授习惯早起爬楼梯锻炼,恐怕他还要待上许久才能获救......同样,他在醒来之后对这件事闭口不言,就连校长也没从他们嘴里问出什么。”

“难道被施展了‘一忘皆空’?”Steve举手提问道,Clint缩了缩肩,“谁知道呢,但是午夜出现在盥洗室的幽灵算是被证实了,而且这肯定不是Myrtle的做法,那姑娘最多吓唬吓唬你,才不会用魔法。”

“那是因为用魔法的就是个人,半夜三更干坏事被发现了,所以才报复了那对傻蛋情侣。”Tony一脸不屑,“得了吧Clint,我还以为真的有什么幽灵巨怪呢。”

“是啊是啊,伟大的Tony Stark,你最厉害了。”几次被拆台的Clint想对他吐口水,“如果那真的是人,为什么会是蓝色的呢?”

“你都说那两个人受惊吓了,鬼知道他们是不是记错了。”

“哦哦哦,那红色的眼睛呢?”

“像是防护墨镜之类的,我们又不是生活在中世纪。”

“反正你就是不信是吧?”Clint眯起眼睛,像是在等待着被拒绝。

“当然不信。”鼻子看人的男孩似乎遗忘了什么。

“很好,这就是我给你的惩罚,去那个盥洗室呆一晚上,如果什么也没发生,就证明我说的是假的。”鹰眼同学挑着眉毛,一脸贱兮兮的笑容。

“......”

“愿赌服输哦~亲爱的Stark小王子,还是说你准备耍赖皮?”Clint用同样的话回击道。

“认真的?午夜去?”Tony想等着其他人发表意见,但是并没有任何异议的声音出现,“嘿!Steve,我记得你是级长吧,这么明显的违纪要求你也同意?”

“我......”金发少年涨红了脸,支吾了半天后摇摇头,表示自己不反对。

 

我没有反对!Natasha拜托你不要再掐我腰上的肉了!现场唯一的老实人Steve在内心暴风哭泣。

 

“反正你也不信,去了也无所谓喽。”Clint向后靠在沙发上说道,压根不害怕对方一副想要掐死他的表情。

“只是为了验证就去,恐怕不行吧?”Tony挑挑眉。

“我可以为你清洗一个星期的飞天扫帚。”

“得了吧,你巴不得一天抱着它。”阔少爷再一次翻了个白眼,“一个星期的坩锅。”

“卧槽?你疯了吧......”受到惊吓的小鸟抱紧了身边的Bruce,被对方默默地推开。

 

请不要牵连我,Bruce如是表达。

 

“你答应的话我现在就准备出发,否则就换别的。”

“......洗就洗,你快滚吧。”

 

于是午夜来临后,Tony Stark踏上了寻找传说的旅途。

 

 

“笨蛋Tony Stark,永远记不住什么叫得意忘形。”Tony关好门,将马灯举高,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在里边移动着。

盥洗室很安静,除了水滴下落音就是他的呼吸声。位于房间的正中央是一个巨大的浴池,没有被沐浴泡泡占据的水面倒映着房间里的一切,在夜光的照耀下变得十分诡异。美人鱼画像悬挂在上方,在听到有人进入时转过身用好奇的目光探寻着什么。

“Hi......”他朝着金发人鱼挥了挥手,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然后在对方无言的转头中耷拉下唇角。

整个空间静悄悄的,他慢慢移动到浴池旁边,试图寻找到一些过夜可以用的东西,白痴Clint居然不准他带着Jarvis,没收了自己所有的电子设备。

“Jarvis不是魔法!”

“我知道,但是它可以算作你的管家,我们说好一个人去的,所以人工智能也不行。”

 

他想没收这只小鸟所有的零食,然后全都丢进后山的禁林!

 

他坐在浴池边,看着水面打了个寒颤,见鬼的,他连魔法袍都没穿就出来了,还要在这里呆一晚上,Tony估计没等那只幽灵出现,自己就要被冻到昏过去。

魔法师捏紧了自己的魔杖,给自己施展了一个防身咒,然后仰面躺了下去,望着高耸的天花板发呆,试图分散一些注意力来缓解寒冷。

 

“根本就没有什么幽灵,都怪那只傻鸟,他就是想让我在外边挨冻。”而愚蠢的自己依旧踩进了对方的圈套。

 

现在好了,如果自己因为冷偷偷溜回休息室,那么第二天一定会有“Tony  Stark是胆小鬼”的言论出现,但是不回去,他感受着后背坚硬的大理石表面,有些痛苦的扭动着身体,看起来他选择休息的地方并不是那么的舒服。

风不知从何飘过,Tony不由得抱紧了双臂想翻个身,却不小心将马灯踢进了浴池。

“不会吧......”骤然的黑暗让这位探险家的处境变得更加悲催,现在好了,他只能依靠点点星光作为照亮工具。

“倒霉透顶。”Tony看着泛着涟漪的水面,再次怀疑了一下自己的智商,然而下一秒,他突然回过头对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大喊起来。

“谁?谁在那?”

 

这不是幻觉,他的确感受到一股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充满了阴冷气息。Tony下意识握紧了魔杖,起身观察着周围的环境。

 

“Myrtle?Myrtle你是吗?”Tony对着黑暗小声喊道,这位爱哭泣的女孩最大的爱好就是跑来这里偷看男孩子洗澡,并且时不时给他们带来一些小“惊喜”。

“荧光闪烁。”他走下台阶,魔杖泛出的光团将他笼罩在其中,这让Tony寻得一丝安全感。

没有人回应他,看起来Myrtle并不在这里,Tony也想不到对方会有那么阴森的目光,但他依旧松了一口气,至少不会有人来偷看他睡觉了。

“犯困了。”他嘟囔着将咒语消去,然后打了个哈欠,下一秒,一个黑影笼罩了他,Tony还没来得及呼叫就被捂住了嘴巴,整个人被扔进了浴池。

 

什么鬼!!!!!!!!惊恐占据了他的大脑,Tony扑腾着想要浮出水面,反而被黑影牢牢束缚住腿脚动弹不得,他的脸上还捂着一只手,带着冰冷刺骨的寒意,让他不住发抖。

 

“泡泡泛滥。”那个身影小声念动着咒语,很快,一大片厚厚的沐浴泡泡盖满了他们的头顶,Tony挣扎着想要逃离对方的桎梏,却被一个定身咒固定在原地。

 

“碰——”这是盥洗室大门被推开的声音,有人进来了。

Tony憋着气,想要等来人靠近时弄出点动静,但是那泡泡将他们遮挡的严严实实,Tony压根看不见水面上发生了什么。

过了很久,久到他快要因为缺氧而晕过去时,水面上才出现了讲话声。

 

“不在这,去走廊的尽头。”

“碰——”这是大门被关上的声音,但是Tony已经没办法去注意这些了,他感觉大脑开始变得昏沉,整个身子也在不住的往下坠,他憋气的时间已经太久了。

 

“哦!该死的!我忘了他没有防水咒!”恍惚中他听到有人咒骂了一句。

 

 

Loki头一次觉得自己无比愚蠢,居然会紧张到忘记施展咒语,但他还是不能将怀里的人送到水面上,他无法确定那些追击者是否真的离开,亦或是个诱饵在等待着自己的破绽。

这意味着他并不能在对方的眼皮下施展咒语,去帮助怀里的小鬼,一旦有任何的魔法波动被探测到,都将会给他带来无尽的麻烦。

 

老天!他怎么也没想到盥洗室会多了一个白痴!并且这个白痴马上就要憋死自己了。

Loki内心挣扎了一会儿,然后一脸悲愤的将脸蛋凑了过去。他吻住对方的嘴唇,将空气传递过去,男孩柔软的唇瓣紧贴着自己,连带着还有那双半眯的眼睛。

 

他睫毛可真长。这是Loki在那时唯一的感想。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108 )

© 天青等烟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