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铁霜】如影相随 第十一章

Summary:Odin觉得正是因为Loki无法了解疼痛的感觉,所以会轻而易举地伤害他人,于是他决定将Loki和他所攻击过的中庭之人,也就是钢铁侠,Tony Stark进行某种联系,达到痛觉交换。


不负责任剧情回顾:Tony终于知道了痛觉魔咒的真相,而Loki在对方的焦虑自责中,慢悠悠的伸出爪子挠了阔佬一爪作为报复。(什么鬼!)


——————————————


托尼在口袋里攥紧拳头,尽量放松脸上的表情,他不想自己引起身边人过多的注意。他知道自己身上有一道视线,或者说两道,又或者更多。跟随在自己身后的那位姑且不算,身边这位才是主要的目光来源。

手指随着力道加大一步步陷进掌心,他试图用疼痛来提醒自己,克制情绪不要过于外露,毕竟这个地方随处可见的摄像头在对着他们转来转去。

红发特工的确在注视着他,从他们离开那间医务室起,女人极具探索性的目光就在神族和自己身上来回打转,但她始终没有开口询问什么。

她一向如此,用沉默来逼迫对方亲自开口讲述着一切,托尼应该最是清楚她的手段。他想过面对询问时自己应该说什么去应付她,但每一次,只要这个对象换成托尼·史塔克,娜塔莎总是会变得沉默寡言起来。她清楚阔佬的话唠体质与自恋属性,越是去给他表演卖弄的机会,他越是隐藏深,然后这个话题就会变得七扭八歪,史塔克总有办法让人憋着一肚子气主动退场。

于是她选择了沉默,甚至在沉默里哼起了一节轻快的旋律,她感受到史塔克身上的烦躁,即使他努力想保持平静,但是一些身体上小细节仍然暴露了他的真实情绪。

 

娜塔莎很清楚,她只是装做没有看见。


“所有人都回去?”托尼问道,他最终将拳头松开,转而去按压着额头,仿佛那里埋了一颗钢钉,无时无刻不在钻着他的脑壳。

罗曼诺夫点点头,她和托尼并肩走在一起,仍旧只是反复哼唱着那段旋律,直到他们即将接近会议室大门,托尼才有些急躁地打断她并转头让洛基先找个地方去休息。


“好吧好吧,你想问什么?”发明家看向她,一脸“我讨厌你”的表情。
“我可没问你什么。”红发女人挑挑纤细的眉毛,看着男人一脸无辜。
“得了吧,你那个'X激光'眼神已经快要把我射穿了。”托尼翻了个快到天花板的白眼。
“相信我,在这方面我并没有变种人擅长。”女特工开了个玩笑,她指了指托尼的脸,那上面溢出来的懊悔快要把她淹死了。
“所以你们谈了什么?”
“谈什么?我和他?”
“我想应该没有别的人或神介入其中了吧,或许真的有?”
“鬼知道这些神有没有……”托尼和她走到一旁的休息区,接好一杯水用力灌进自己的喉咙。
“你知道洛基对于神盾局来说,依旧是个麻烦,所以克林特并不是……”
“我知道我知道,不是故意,为了确定魔法的作用。”男人敷衍的挥挥手,娜塔莎被打断了两次也不生气,她依旧保持着那个优雅亲切的微笑,即使托尼并不认为女人会真的具备这些属性。
“那就好,我怕他一时想不开爬去通风管道躲个十天八天。”
“哇哦,那我还得加宽一下管道,好让它放得下一张海棉床。”阔佬飞快的接上一句,娜塔莎跟着露出一个笑容,真情实意的,她知道对方已经不生气了。
“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托尼说道,这帮人有什么想问又不敢问的时候,总是让娜塔莎过来找他。
“我想这是你的私事,毕竟阿斯加德联系的只有你,如果你需要帮助记得告诉我就行。”罗曼诺夫回复着,“但是表面上……”
她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你还是要配合'我们'的行动。”她特意咬重了那个词,眼神瞥向天花板提醒着什么。
“在弗瑞地盘这么说没问题吗?”
“反正你也不会告诉我别的东西,知道你不会怪克林特就好了。”娜塔莎一直都是聪明的代言词,她从一开始就没打算问出来些什么。


托尼笑了起来,他想自己该拥抱一下对方。最终他选择拍拍对方的肩膀,这算是对于好朋友的一项认可行为。

 

他们自门外进来,洛基被命令呆在门外,神对于这样的安排已经提不起丝毫兴趣,他百无聊赖的靠在墙边,仿佛一尊高大修长的雕塑,连一个眼神都没再丢给凡人。

门后只有弗瑞一个人,托尼没有看到其他复仇者的身影,就连特工也只是和他进去之后,对着上司低语了几句,便转身离开。

他挑了下眉毛,压下心里的疑虑和不耐烦,自顾自地走到椅子前坐下去,然后冲着那位领导人摊开手,示意他随时可以开始自己的演讲。

“史塔克。”独眼特工对他这幅漫不经心的作态习以为常,他停顿了一下,然后将一份印着神盾标志的册子滑向他的特别顾问。

史塔克接住了那份文件,他观察了一会儿弗瑞脸上的表情,就像当初自己面对复仇者招募计划一样,但结果他只是从对方的脸上看出一些冷漠,别无他物。他翻开封面,里边依旧是熟悉的档案排版,只不过对象从自己换成了别的什么人。

 

或者该说是神,那是一份关于洛基的资料。

 

“我需要这个干什么?”天价顾问发出疑问,在对方的示意下继续向后翻看着,然后在看清那些字之后,迅速冷下表情从椅子上站起来。

“我拒绝。”

 

这是弗瑞意料之中的答案。

 

“我知道你会拒绝。”那颗光头走过来,从他手里抽走了那份文件,然后语气平静的说着,一如常态,“这份文件是委员会下达的,而它唯一没被执行的原因是因为你。”

发明家先生几乎要笑出声来,他从来不觉自己会和一份人体试验性计划扯上关系,这看起来像极了那些战争时期极端科学疯子的做法。他们想要获取一些未知信息,一旦无法从普通的试验对象中提取结果,那些人就会将目光转向非常态的研究对象上去。

 

比如人,又或者比如神,一位来自阿斯加德的神。

 

那些人提出将洛基作为实验对象,从他身上提取基因信息来研究神族延缓衰老,超越极限的秘密,在此基础上或许可以找到创造出更加优秀完美基因的关键,并且用于人类,就像当初在战争期间做过的那样,在拥有美国队长这样完美前例的基础上,创造出更加强大的士兵再不算得上是痴心妄想。

 

更何况现在他们有了更加先进的科学技术与设备,又或者是说有了更加先进优秀的研究基因——一位神。这几乎是命运给予的馈赠,注定将会帮助人类发展出更加强大的未来。

 

他感到胸腔聚集着一股怒火,纵然自己在某些方面对于科学充满了超越常人的迷恋情感,但不代表他同样会沦为那些毫无人性,丧心病狂的科学狂魔。

“我还不知道,神盾局已经要走向奥斯维辛1的路线了。”阔佬尽可能从单词库里挑选了一个极具代表性的名字,那名字刺激着指挥官的神经,让他变得有一丝烦躁起来。

“它没被通过。”特工强调着,但是科学家依旧保持着似笑非笑的表情,这在一定程度上比言语讽刺还要来的直白猛烈。

“原来的计划的确如此。”弗瑞冰冷的叙述道,“但是阿斯加德选择了你,指名道姓由你作为实验进行的主导者。”

“不可能。”托尼反驳着,“那帮神即使再远古在野蛮,也不会利用自己的族人去做如此混蛋的事情。”

 

弗瑞选择了沉默,他想对于阿萨神族来说,那位神,或许并不算严格意义上的同类。但他没有说出口,只是保持着面无表情的状态。

 

“操,这该死的!”他看着史塔克在原地转圈,来回走着,一边骂骂咧咧一边将目光转移不去看那个黑色封皮,但是他又一次将目光看了过来。

“我想委员会中的一些人,依旧会在接下来提出并且做到实施这项内容,因此,”弗瑞做了个停顿,示意天才顾问冷静下来。“我得提醒你,做好接下来的防护工作,如果你不想看到自己的尾巴被关起来捅针管,那么就得准备好一切必要的手段。”

“你是在向我以为的那样,进行友好提醒吗?”史塔克尖酸刻薄道,“我没忘记你是一个特工中的特工。”顶尖的那种。

“有些事情,我们也是有底线的。”他得到了这样的回答。

“去他妈的试验。”小胡子男人有些暴躁地踢向眼前的椅子,却在想到什么以后硬生生止住了脚步。

“我只能做到这样的提醒,即使是神盾,有些情况也无法置身事外,我们没有办法帮助你。”那特工最后补充道,托尼大口大口呼吸着,想要驱逐体内堆积的负面情绪,他总算记得这是一个好消息,至少让他知道了未来又一波人会觊觎他的痛觉替身,又或是自己的研究成果。

 

但这消息又简直他妈的烂透了。

 

“我真他妈不想对你说感谢。”阔佬低声说着,弗瑞难得露出了一丝笑意,“不用客气。”

 

他知晓当这个男人心里产生怀疑与防备时,计划就成功了一半。对于未来的发展态势,只会有帮助而不是坏处。

尼克·弗瑞同样厌恶委员会,那高高在上的态度以及毫无逻辑性的指挥条令,在大多数情况下只会产生让局面更加混乱糟糕的结局。他必须掌握更加强大的实力,才可以在一些决策中直接绕过委员会去进行,无关乎政治因素或者别的什么外交政策。作为一名强悍的守护者,他需要负责的从来都不是那些无聊的政客,也不是某一个国家的领导首脑。

 

他需要力量,就如同拥有宇宙魔方时的那样,他需要储备足够的能力资源,一旦发生什么,那么这些力量将会成为神盾的最后一张底牌,也是最为强大的那一张。

 

 

神族之人必须得到监管,他将作为阿斯加德表达友好之态的重要道具。

研究他,找出所需之物,这对成就未来的新保护状态有着更好地促进因素。

他犯下的罪状会让他在阿斯加德受到永久监禁,而在地球,则会令我们取得一定的研究成果,比起孤独终老在小小的监狱里,实验室或许是更好的选择。

地球需要被保护,我们必须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去应对未知宇宙中的危险挑战。

超级英雄也会老去,超级英雄并不完全服从委员会的安排,他们同样需要被监管控制。而我们必须拥有自己的军队去对抗那些外星生物。

 

他感到有些喘不过气,脑海里一直反复出现着文件上的话语,一条一条从他的眼前闪过,然后消失,然后再次出现。

方向盘变得异常冰冷起来,他感觉一丝寒气正顺着上边延续到自己的身体,令他不住的颤抖,他在愤怒,同时也在变得焦虑不安。像是被一只手紧紧拽住了肠胃,他感到一阵头晕恶心,那股酸气从五脏六腑中汇集,最终朝着他的喉咙前进,让他不得不踩下刹车,拉开车门对着花坛一阵干呕。

他没去管坐在副驾驶的神族这个时候会如何看待自己,他只想逃离这一切,逃离令自己难过不堪的糟糕情绪。

紧裹在身上的西装变成了束缚衣的存在,他有些粗暴的扯开扣子,将那些昂贵的布料剥身体,冷风从衬衣领口穿梭进去,让他不由得打着冷颤,直到一个略带暖意的外套披在身上。

 

洛基在他身边,抓着他的胳膊令他得以支撑住自己的身体,没有狼狈的滑落在地上。

 

托尼没有抬头,他不想看到对方脸上的表情,那上面一定充满了鄙夷和对弱者的同情。他在神的搀扶中直起身体,然后挥开对方的手靠在车上喘气。

 

“不用管我。”他低头说着。

 

洛基就在他身边站了一会儿,然后悄无声息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他们依旧没有对话,直到托尼从焦虑中恢复平静坐到车内,凡人将身上的外套摘下来递给对方,然后说了声谢谢。

“你要回你们的大厦吗?”神接过外套穿好,问道。

 

有那么一瞬间,他仿佛从上边闻到了来自对方身上的香水味道。

 

“你介意吗?”那人类反问着,他突然开始从独断专行变得善解人意起来。

洛基抿紧了嘴唇,老实讲他并不愿意回到那幢大厦,至少现在是,尤其是和其他复仇者们住在一起,但是史塔克显然不会在短期之内离开那个地方回到自己的私人别墅,因此这个问题的答案似乎没有除了同意之外的多余选择。

或许他们还要一起参与神盾局的战斗,就像会议中说的那样,如果钢铁侠要出现,那么洛基只能跟随在他之后,与他一同踏上那片未知的土地。

 

神选择了沉默,那双苍绿色的眼睛只是从后视镜里和凡人短暂的对视了几秒,然后选择垂下眼帘,任由对方将这个行为当做是一种服从。

 

托尼再次变得焦虑起来,洛基的目光像是一道无声的控诉投向自己,令他想到这只小鹿斑比现在是有多么的脆弱,需要保护。

那些隐藏深处的存在在觊觎着他,而复仇者大厦里都是神曾经的对手,他不晓得如果洛基在知道自己差点变成和那些试验小白鼠一样的下场会是什么反应,更何况阿斯加德是在完全知情的背景下,这几乎算得上一次彻底出卖了。

操蛋的命运,他在心里怒骂着,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堆积在脑子里,迫使阔佬急需一场痛快的放纵活动来驱赶它们。他再次询问了神,然后在对方回答之前,调转车头将目的地改成了一家地下酒吧,花花公子现在需要音乐、性爱以及更多的酒精来平复嘈杂的一切。

“你去哪?”神看向他,得到凡人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我想即使是神族,在出征前也会有自己的行动仪式。”

 

“而我也有自己的需求。”

 

当他们走进一间房子,洛基才明白对方的意思,那一瞬间,一阵惶恐不安伴随着恼羞成怒从他的胸腔喷涌而出,神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比起之前的所有更令自己感到不堪。他想拽住那个愚蠢自大的凡人远离这该死的地方,但花花公子早已将他丢在原地,朝着疯狂扭动的人群里走去。

他看着史塔克轻车熟路地和那些中庭女人搭讪,然后在酒精的催化中将气氛变得暧昧旖旎起来,他们靠在一起交谈着,男人随意的动作和话语都能引起女人们的注意力,他仿佛一块巨大的吸铁石牢牢抓取着周边人的视线。

 

神族没由来的一阵烦躁。他无法远离对方,但是又不想过分靠近他们,他只是站在舞池的这一边,注视着托尼,不让凡人离开自己的视线。那副清心寡欲的模样同样吸引着酒吧里其他人的目光,有几个胆大的女人凑了过来,对着洛基动手动脚调笑着,却遭到对方的冷脸对待。如果说在面对托尼他还有着一定顾虑,那么在这群中庭蝼蚁面前,他连一点耐心都不愿意维持。

他看着托尼和那个女人一同站起了身,金发女郎挽着他,两个人默契的喝光最后一口酒,然后朝着自己走来。

“你去哪?”洛基在擦身而过时抓住了他,女人对着他挑了挑眉,然后将身子紧贴住身边的男人,透露出一丝挑衅。

 

愚蠢的人类。

 

“亲爱的,这是谁?”

“我的保镖,你知道大人物出行,总得顾虑自己的安全。”托尼随口解释着神的存在,他从对方的手中抽回胳膊,指了指楼上。

“我不会走太远,你要么回车里等,要么就跟着。”

 

有那么一会儿,他感觉神仿佛要将自己的头从脖子上拧下来,丢到什么外太空去。

 

但是托尼不想管这些事情,他的身体叫嚣着放纵,他需要一场激烈的性爱让自己得到解放,而洛基,这个时候他最不想思考的就是邪神。

他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女人搀扶着他,他们一路亲吻着朝房间走去,酒精伴随着对方身上浓烈的香水,混合出一种奇妙的香味体验,他没管跟在后边的邪神,只知道当那扇房门紧闭起来的瞬间,一记闷响仿佛从外边传来。

 

而现在,他终于是自己的了。托尼在黑暗里想着。



————————————————

我更新了~

 @赤心木 说到做到!(虽然已经是第二天了啊哈哈哈哈)


面对独自寻欢作乐的铁,我只想说等着下一次开门时准备挠你一脸的霜吧。

以及要稍微开始加速剧情了,让我们期待助攻九头蛇的出场。


嗨爪:有缘千里来相会,能拆一对是一对。(咦?)




评论 ( 26 )
热度 ( 116 )

© 天青等烟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