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霜铁霜】如影相随 第十章

消毒水的味道让他感到头晕恶心,尤其是面对着白花花的墙壁,那些味道加剧了他这种感受,封闭的空间没有窗户,四周反射着冰冷的光,还有那些闪烁着红点绿点的仪器。他人生头一次不想面对的数据就是上边跳动的指针,每一下都代表着他的身体机能状况,每一帧都是对他的深度剖析,每一跳都将他展开在旁人面前,任凭那几个混蛋医生或者白痴什么的对自己指指点点。无数次他从黑暗中醒来睁开眼,总能看到这样的画面。
托尼•史塔克讨厌医院,仿佛是烙刻在骨髓里的本能,他讨厌的事情太多,冰冷的医院绝对能突破重围,冲入前三名。他在这里见证过亲人的离去,见证过朋友的苦难,同样也见证过自己的狼狈不堪。他宛如一团烂泥,被困在这一方小小天地之中,无数人上前对他说着祝福表达关切,却没有一个人帮他拔掉那所谓维持生命的氧气管。

这根小管道束缚了他,将他的灵魂禁锢起来,毫无感情的帮他延续生命,即使这并不是他所期望的。

“史塔克。”洛基的声音适时打断了他,那些翻滚的记忆在瞬间向后撤去,只留下一个心脏加快,脸色灰白的托尼。
神坐在病床的边缘,观察着眼前的凡人,从他们进入这个房间之后,一路都在骂骂咧咧的史塔克像是被按了暂停键,他沉默的指挥着洛基坐好,然后转身翻找起那些用来包扎伤口的东西。
洛基这才感觉到手心里传来的灼烧感,那支箭头的倒刺几乎挑翻了手心里的大部分皮肉,血呼刺啦的,没有魔法的庇护,这些伤口看起来异常狰狞。他承受过来自鹰眼和浩克的轮番攻击,现在想起来都十分狼狈,但在那时,除了一些细小的擦伤,他并没有产生什么严重的创伤。
而现在,依旧是克林特,他的一只箭头就在自己手心炸开了花,让他痛到冷汗直流,没有什么比这个更加讽刺得了,这里的一切都在提醒他只是个普通人。
“伸手。”
托尼站在他面前命令着,神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然后将那只“血色盛开”的手举起,他不知道接下来等待自己的是什么。
托尼抬脚,勾过身后的椅子在神面前坐了下来,凡人将那些整理好的瓶瓶罐罐放在一旁,然后拉过洛基的手,开始仔仔细细的为他清理起伤口。
“忍着点,公主殿下。”他略带敷衍的提醒道。
血迹被慢慢清理,露出原本的伤口,托尼在看到之后又一次骂了起来,洛基不确定他是在骂那个光头还是那个特工,又或许两者皆有。他安静的坐在床上,忍受着掌心传来的疼痛和丝丝凉意,凡人极其小心的避开那些翻翘的皮肉,而后一点一点的清理着残余痕迹,他甚至对着那些伤口吹气,洛基不知道这是什么仪式,但他的确感觉舒服了一些。
凡人低着头,因此他没有看到神脸上露出来的复杂情绪,里边夹杂着一些困惑与怀疑。他只是在认真的处理着那些伤口。从这个角度看去,神可以清楚的观察到对方脸上的细小痕迹。那双眼睛隐藏在过分逆天的睫毛之下,而眼眶周围盘则布着一些细纹,那是时间留下的印记,仿佛别样的馈赠,放在他脸上并不是一种负担反而增添了魅力。他甚至闻到史塔克身上的熟悉香味,那是他惯用的男士香水味道,夹杂着一些柠檬清香,混合以后成为凡人身上独有的存在。
他心里涌起一股说不清的感觉。
从来没有人这么耐心的对待自己,除了弗利嘉,旁人不是虚情假意的接近自己就是充满厌恶的远离自己。
即使是受伤,最多的也不过就是来自武士们的粗糙包扎,没有一丁点技术可言,他们对待伤痕就像对待勋章一般,将它们视为荣耀,除了生死攸关,根本没有人会因为这种事情去寻找医疗神治疗。
洛基不知道自己是该感激凡人的照顾还是遵从阿萨神族的习惯在心底鄙视自己,他一方面想融入阿斯加德的族群生活里,一方面却又在厌弃着他们的行为习惯。矛盾充斥在内心深处,神迷茫的看着周围的一切,他已经不知道自己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那些因为无聊和索尔吹谈过的理想不过是他用来戏耍对方的把戏,那些控制别人主宰一切的言论也只是他报复奥丁的一项内容而已,更遑论与灭霸,与奇达瑞人的交易,那只是他为了活下去的谎言而已。

洛基说了太多的谎,而其中有那么一部分他自己都信以为真了。

“我说的话你听见了吗?”托尼伸出一只手在他面前晃晃,洛基上挑了一下眼皮,苍绿色的眸子看向凡人。
“下次走神前给我个信号,一个人说了半天话看起来真像傻子。”凡人嘀咕了一句,他粘好神手上的绷带,满意的欣赏了一会儿自己的作品。
“谢谢。”洛基觉得还是应该说一句。
“哇哦,不客气。”托尼夸张的挑了挑眉,他将手里的毛巾丢回托盘,上面沾染了为神包扎时蹭到的血迹。

“现在,我们能来讨论一下刚才发生的事情了吗?”阔佬问。

他没想到洛基真的会保护自己,而且是用这种简单粗暴的方式,他就挡在自己的面前,代替自己去承受一切的伤害。
托尼突然想到昨天晚上那个梦,当他在生死边缘徘徊时,是洛基将自己拉回正常世界,他站在阳光下,目睹神代替自己躺在原本阴暗漆黑的角落,满身疮痍血迹斑驳,而他就立在原地,无动于衷,仿佛这一切都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这一刻他恨极了克林特,那些被自己下意识忽略的事情全都从脑海深处踩着油门冲到他眼前疯狂的叫嚣。他以为自己带着洛基远离城市中心,远离那些想要找他麻烦的人,让神在地球待上那么一段日子,然后等着他那个国王老爹良心发现把人带走就可以了。他从未想过有一天会不得不思考自己的行为是否得当有没有作死,会不会害了另一个人,这算是帮他治疗自己的自会倾向吗?

上帝保佑!他不需要!

“你在纠结什么?”洛基望着他,声音平静的仿佛刚在那个受伤的人不是他,他甚至晃了晃那只被包裹成粽子的手,“如果是因为这个,我想你可以心态放轻松点,毕竟我是你的痛觉替身,从第一天起我就知道自己要干什么。”
神轻飘飘地说完这句话之后,然后再次陷入沉默,将压抑枯燥与懊恼丢给那个人类,托尼这才发现他们似乎并没有一次真正坐下来仔细聊过这件事情。从他们见面开始,到搬回别墅,洛基躲着他,他也躲着洛基,两个人心照不宣的装作无事发生,除了必要的交流,世界不爆炸,他们就不联系。就好像那条魔法咒语并不存在,但他知道,自己迟早要面对这件事,托尼不能忽略魔咒带来的后果,他无法心安理得的接受这样的保护。

他就像行走在布满岩浆的道路上,想要前进就必须扯着洛基让他躺倒在上边,然后自己踩着对方的身体行走,托尼能闻到那股烧焦皮肉的味道,以及血液沸腾的咕咚声,他无法承担这样的重量。

这他妈听起来太匪夷所思了,而且绝对不是他脑海里所熟悉的那个“正义”的表现方式,没有哪个学校会教育他们的学生,可以随意挥霍别人的生命,他们连自己的都不允许。托尼承认自己不是什么好学生,他的人生和三观简直糟糕到可以单独拎出来出版成一套反面教材大全,发放到全美各个中学当做入学必修课程,取个名字叫做《珍爱生命,远离史塔克》或者《一团烂泥的前半生:托尼•史塔克》。即便这样,他也只是祸害自己的那部分生命而已,他不会拖着一个和自己毫不相关的人到这“片”沼泽里,唯一一次尝试还是在他架好一座水晶桥后,才敢让亲爱的佩珀正式和自己发展关系。
只是水晶玻璃桥有时候太过脆弱,稍微震动一下就会碎成一片片,然后掉到那滩淤泥里,托尼捡都捡不起来,也就没法去修补这些漏洞,只能看着剩下的部分慢慢裂开碎掉,直到被沼泽吞没,然后恢复平静,上边依旧是空荡荡的一片。
就好像谁也不曾来过。

“我想我们或许可以找你那个半神兄弟,让他向你们的众神之父请求撤销这条指令。”托尼按压着额头,他这才反应过来为什么这些日子中洛基会时不时变得紧张起来,为什么会被一个巴掌震慑到,为什么乖巧到像一头温顺的小鹿;他终于明白自己手里握着多大的权利,为什么那些他原本以为只是小打小闹的动作,都能让洛基感到提心吊胆——他握着对方的命,随时随地让他痛不欲生的那种。
人类难得有些后悔:“他们不能这样。”
“不。”洛基帮他打消了这个念头,“写进命运之书的魔法是不可逆转的。”
“啊哈?我以为神有时候也会产生出尔反尔的念头。”凡人咂咂嘴。神对他这种想法不置可否,他注视着那个看起来有些烦躁的人类,心里突然泛出一种诡异的报复快感,尤其想到自己是怎么一步步落到这般田地的时候,那种感觉更加强烈起来。
“我提醒过你。”神说道,语气里带着一丝淡淡的讥诮,仿佛变回那个高高在上的邪恶之神,“从我们第一次见面我就提醒过你,这不是个好的魔法,但是你不听。”
托尼一动不动,宛如一座雕像。
“这的确不会让你遭受身体上的折磨,但是会在你的心里慢慢磨损留下烙印。”神站起身向他靠近了一些,贴心地为他的地球管理者解释道,“这比肉体的惩罚还要狠,当然如果你是一个没有底线的人,我想我在说完这番话以后可能就不会这么舒服了。”

“你是吗?安东尼。”他在他耳边轻声问道。

神难得叫了他的名字,那股压抑在心头许久的浊气被吹散,露出一个真实面目的洛基,托尼想说些什么,但是对方已经退了回去,又一次恢复了之前的模样,仿佛刚才那个露出爪子磨磨牙的神并不是自己。
他的脑子里塞满了杂乱无章的信息与噪音,像是一群带颜色的气泡不断升腾然后炸裂,那些颜色不断交错融合,变成一团乌漆麻黑的玩意占据着空间,挤掉他的理智。还好有人打断了这些气泡,娜塔莎敲了敲门,看着坐在里边气氛诡异的两个人,微微侧着头。
“准备回家了。男孩们。”红发特工的眼神在他俩身上扫视了一圈,托尼害怕她会问出来些什么,但是对方并没这么做,她只是看着神退到一边,等托尼站起身走出去之后,才迈开步子跟在他后边。



———————————————————

您的小可爱洛基喵对你发动了攻击“挠你一爪”。

扎心了老铁。

不知为啥我写的时候脑子里全是这句话😂
大概下一章开始就是妇联二剧情了,这意味着什么呢?
您的好友“贾维斯”要……(闭嘴!)

(时间太长感觉自己都记不清前边写了啥🤔)


(然后你们看我跪的是不是越来越熟练了Orz)


评论 ( 37 )
热度 ( 129 )

© 天青等烟雨 | Powered by LOFTER